色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王-在天之外(多弗朗明哥BG)
上一章 异界疗养客 主目录 下一章 教育

第3章 大善人

作者:清越不知处 更新时间:2022-06-24

“少主,这是今天调查对方的报告,你看一下…”

艾米莉亚汇报完任务后走出船舱,到了甲板上。海风拂面,甚是舒适,但仍然吹不走今日的疲惫,不由得闭上了眼…

已经是来这儿的第四年了,唐吉诃德家陆陆续续来了许多新面孔,baby5、巴法罗,还有多弗朗明哥的弟弟,柯拉松。

说起这个柯拉松,一开始倒也是难相处的很。他不喜欢小孩。家族中前后也收养过一百多个小孩,可全被柯拉松欺负得受不了而走掉。想起来艾米莉亚也觉得好笑,一个大人,总是欺负着小孩儿未免也太没品了些,但有时候仔细一思考,艾米莉亚又觉得哪里不对劲。那种感觉说不上来,有一种孩子们是刻意被赶走的意味…

还有一方面,艾米莉亚心里也觉得柯拉松一点都不像多弗朗明哥的亲弟弟。笨手笨脚是一回事,他的心地善良更是与众不同。

她发现柯拉松同其他家族成员,特别是他亲哥哥不一样的时候,是在执行任务途中。他总是会对路过或者任务对象中的老弱病残装作看不见,看起来就是故意放他们走的,要知道其他人可都是无差别攻击的。

这些举动,多弗朗明哥可能并不知道,只因为艾米莉亚被编入了柯拉松的小队,所以就见得多。一来二去,艾米莉亚又习惯性地开始揣度起柯拉松的内心来。

“像个大善人一样啊…”

“谁是大善人?”baby5和巴法罗突然凑上前来。

“啊,不小心说出来了…”艾米莉亚尴尬的在心里嘀咕道。

“艾米莉亚每天都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你该去厨房帮忙了baby5。还在这里玩的话,少主要生气的哦。”

“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

艾米莉亚看着两个小孩嘻嘻哈哈离去的背影,内心有了一丝恻隐。

孩子啊,多么纯真无瑕时候,现在却已经是杀手了。相比较下来,如果她回去后,她的世界又是有什么两样呢?

作为一个外来人,艾米莉亚每天小心翼翼的在这个家族里做事,自己也没有很强烈的归属感。她总是冷眼旁观着这个家族的一切,同时这里也没有什么让她牵挂的伙伴,她的到来只不过是一场暂时性的利用或者交易而已。对于自己来说,再长大点,自己甚至都可以单飞跑路了。但她又知道,这也不是想走就走、想来就来的地方。

又是一滩泥泞了。

想着想着她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转身,他见到柯拉松刚从多弗朗明哥的房间走出来。

“大善人…”

艾米莉亚对着柯拉松喊道,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可柯拉松并不想理会他,装作没听见一般远离了艾米莉亚的视线。

“艾米莉亚为什么要冲着柯拉先生喊大善人啊?”巴法罗看见这样的情景后,躲在角落里疑惑地说道。

“就是!我一点也不觉得他是什么大善人,每天都欺负我们,哼!”

“还不是因为baby5你总是捉弄柯拉先生,不然人家怎么会报复你啊?”

“所以才说他不是大善人嘛!呜呜呜你吼那么大声干嘛(┯_┯)…”

“……你干嘛老是哭啊?快走啦,我们要赶紧去干活了…”

“小心柯拉大善人又要打你咯…”

巴法罗一边说着一边跑进了船舱,只留下后面忙着追赶她的baby5。

“等等我啊…”

房间内的多弗朗明哥听着孩子们的骚动,只觉得它们讲的话,莫名其妙。大善人为什么会是柯拉松?孩子们的恶作剧都是这么没有条理。

不过,关于善良这件事情…

此时,多弗朗明哥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弟弟罗西南迪儿时哭哭啼啼以及同那个男人一起求饶的模样。他不爽的瘪了瘪嘴,真的是一段让人回忆起来就想吐的记忆啊。

“善良?难说…”

家族里忙忙碌碌直至深夜,已经到了所有人都已入睡时间了。

今晚仍然是艾米莉亚守夜。她跟多弗朗明哥讲过,自己的能力是需要自然的光线才能更好的补充能量,这是她在这个世界待的这段时间里总结出来的。

于是,除了白天,每在上半夜月亮最亮的时候,甲板上的守夜人就是艾米莉亚。

在守夜的时间里她都会安静地坐在靠近船头的甲板上看会儿书打发时间。毕竟整条船上的人一整天都是一副活力无限的状态,他们总是过于聒噪。白天也是真不适合读书,夜晚没人吵闹,也没人毫无形象地侃大山(指自恋的迪亚曼蒂)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四下的声动十分单调,只有被油轮翻起的海浪声和艾米莉亚的翻书声。

但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船舱有几声脚步声正走着楼梯上来甲板,可这个声音很快又停掉了。

因为四周寂静,艾米莉亚对声音就越发敏感。

“兴许有人起夜吧…但是为什么走的是甲板的楼梯呢…”

她还是很在意,如果是入侵者自己没发现,那大家伙今晚就不用睡觉了。

于是艾米莉亚扭头紧紧盯着船舱的出口,突然被一个走出的黑影吓了一跳。

月光下,他能看得出那是柯拉松。

“这么晚了,柯拉松先生有什么事吗?”

艾米莉亚小声的喊道,但是对方并不予以理会,仍然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模样。

见柯拉松没反应,她本想就这样不管他,但只见柯拉松很小心的闪入一个角落,如此鬼鬼祟祟的模样,还是勾起了这个只有十四岁少女的好奇心,她原本只当这是一场玩乐。

她只是很想跟柯拉松聊聊,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一直以来作为家族的旁观者,有些疑问或许可以借今晚这个好时候想通吧。

于是艾米莉亚悄悄跟了上去,可是接下来见到的一幕让艾米莉亚一下子想到了什么。顾不得其他,艾米莉亚把自己手头的笔滚到地上。她在提醒柯拉松!

正打算连通电话虫的柯拉松见到滚动过来的笔,便立刻将其收起,抬头一脸惊慌的看着靠近的艾米莉亚,虽然这个表情转瞬即逝。

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了几秒钟后,柯拉松突然就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少女,是个很聪明的人。并且,她可能也跟自己差不多,是同唐吉诃德家不一样的存在。

柯拉松不紧不慢的点起一根烟,举起一张纸条,上面写道:“有事吗?”

他似乎能感觉得到艾米莉亚这样做法的意义,但是他的立场又让他觉得不能那么快地开诚布公,于是决定先装傻充愣一番。

见到纸条上像是装蒜一般的话语,艾米莉亚心中意会。决定也同样选择装傻,聊点别的。

“笔掉了,过来捡而已。”

这句话,她并不是用嘴说出来,而是同柯拉松一样,拿起纸条对的话。

“夜深了,就这样交流好了”她又举起一张纸。

柯拉松看着眼前这个少女,眼睛甚是好看,但是却一点也不清澈,反而深不见底。他有些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决定同她周旋一番,看能不能圆起一个谎言。

“你想说什么?”柯拉松回道。

“我想问你,为什么做善人?”

“我何时做过善人?”

“每次任务的老弱病残,你都放走了,不是吗?”

“是吗?我没有看到而已。那下次就杀掉。”

艾米莉亚看到这句话后,不由得心中发笑。他相信了,眼前这个人,就是个善人。

“回答得很随便,下次要记得,我会提醒你的…”

“你不也是吗?”柯拉松看着艾米莉亚,同样也质疑起她来。

“我?我可没说过我是个会放过什么人的角色啊…”

艾米莉亚写完这句话后,柯拉松微微冒了一下冷汗。

又接道:“你想做什么?”

“很多事情和我没关系…”

她撕下一张小纸片先写了这句话,在柯拉松刚想放下心中悬石的时候,她又另起了一张白纸写道:

“不过我是个有恩必报的人,我希望你也是。有些人也还有家,她还得借助人回去。还有,海浪的声音不一样了,你能处理吗?”

柯拉松看完这页纸后,抬眼又看了看眼前这个少女。冰冷的面容下,究竟藏着怎样的一颗心呢?

他一脸挫败般地用香烟燃尽交流的纸条,径直走下了甲板,以及留下地板上碾成粉末的机械。

艾米莉亚转身看向船头,伸出手感受了一下风向。刚才异常的风动也消失了,连带着海底下异样的涌动一起。

她蹲了下来,让自己的咒符缠上指尖,令其发出微蓝色火光,将地板上的机械粉末彻底清净。

“冒失的男人…”

她回到船头,思考着刚才的一切。

突然寂静的楼梯、看着张嘴却无声的电话虫、无声的脚步、明明被呼喊却不应达的男人…以及令海浪频率变动的海底…

一系列细节串联之后,似乎都在证明着这个男人的特殊的存在意义。

柯拉松回到房间后,咬了咬牙,只觉得懊恼。晚饭时就应该想到药物的剂量是否对这个女孩有效。哪怕让她多睡会儿,也没关系…

不至于现在又是错过了时机,明明一船的人都已经沉沉地睡去。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异界疗养客 主目录 下一章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