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王-在天之外(多弗朗明哥BG)
上一章 线索 主目录 下一章 麦尔瑟

第7章 一场流放

作者:清越不知处 更新时间:2022-06-24

“哎呀哎呀,这不是joker先生吗?等您好久了~”

房间里走出一个矮小、一脸奸笑的老头。

他是这个小赌场的老板。房间左侧立着一个大型的玻璃柜,上头摆放着各种看起来十分珍稀的物件,其每一件都被明码标价。很明显,他也是一位藏品商人。

“呋呋呋…老头,我让你留的东西,还安好吗?”

顾不得听这两个人商人之间毫无意义的攀谈,艾米莉亚的双眼一直锁在桌上立着的那张照片,随即快步向前将它拿了起来。

那是个穿着黑色西装、留着藏青色的头发、皮肤黝黑的男人。

这看起来像是随意拍下的照片,男人就这样立于冗杂的人群之中。艾米莉亚盯着这个男人的眉眼、甚至五官,越看越觉得这张照片中的人像极了她在故乡与他同一家族的发小——辉一。可这张照片的环境明明就是这个世界的模样!

又疑惑的是,这个照片中的男人很显然已经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的发小也不过只大了她一岁,任凭怎么成长也不可能是这副样子。且发小入住家族的年龄也已经能够记事,从来也没听他提过有哥哥,他就是个孤儿。即使他有哥哥,那个在右眼上于八岁才残留的刀疤,也不可能复刻!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思绪越来越混乱,她突然怀疑起自己的到来,是不是一场意外。现在,她更加迫切的想知道这一切的前因后果。自己为什么会到这儿来?为什么发小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这里?自己那边的世界是发生了什么?

“这照片是哪来的??”艾米莉亚的脸上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情绪波动。一把抓过这个商人的衣领开始质问起来,但这样看起来极度头脑发热的行为,立刻被多弗朗明哥喝止。

“艾米莉亚!我平时是这样教你的吗?”

多弗朗明哥这声阴沉的呵斥,随即穿透了艾米莉亚,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默默地松开了手。定了定神后,她开始解释说“他是我的发小。但,他应该与我同岁才对…”

多弗朗明哥看着这个眼前的少女,又扫了一眼这个所谓的“青年发小”,越发觉得她的故事复杂。但他现在并没有那么担心这些奇怪的事是否会影响到他。如果未来真的有危险,拿她出去交换,也是可以的。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他多弗朗明哥也不是瞻前顾后的怂包性格。随后,他换了副样子,笑了起来。毕竟,他无意中得到的事物,确实很好地推进了他达成目的的进程。

“呋呋呋…丫头,冷静点…”

“我对你们之间的故事不感兴趣,这张照片也是通过另外一件东西得到的。”

“还有什么东西……?”

多弗朗明哥没有说话,他看向那位矮小的老头,准备更换一下主场。

而老头却被刚才艾米莉亚的无礼弄得心中十分不悦,但面对这个经常来往的交易主,他也愿意让让步,毕竟在这个斯亚德,谁会跟钱财过不去呢?

“看来这位小丫头是认识这个男人吧?我跟你说哟,这个男人可是拿了一件看起来挺了不得的东西给我呢。”

说着,老头缓缓走向一个木箱,从里头杂乱的物件中抽出一把破旧的长刀。

艾米莉亚定睛一看,急得直接瞬移上前,一把夺了过来。

这把刀上镌刻着特殊花纹,而艾米莉亚对这个花纹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是同自己使用的咒符一致的花纹,这把刀分明就是异世界的刀。

“说起来这把刀也奇怪,他交给我的时候,什么也没说。我以为他是拿这个废铁跟我换钱的,谁能想到却白送给我了。而且这把刀还很特殊,他□□的时候居然带着蓝色火光,像是个好东西…”

艾米莉亚的耳朵此时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异世界里,每个人的咒符都是不一样的,可这把刀是与艾米利亚的咒符纹是一致的,这就说明这把刀只有她自己本人能用。她从来不是什么剑客,从来都是只靠灵力带来的火焰行动,谁会特意定制一把刀给自己?又为什么还特意交给别人?又为什么几经辗转还能到自己手里?

这么多的巧合,艾米莉亚心中已经有了个猜想。

她的到来——是被安排的。

她仍然盯着那把刀沉思,老头也继续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到手之后,我却没办法使用,我差点就要把它扔掉了。还好几天前我们joker先生看到后将它留了下来。今天见小丫头你现在对它的态度,我没扔掉真是个正确的决定,还真是感谢有眼光的joker先生了,我们互利共赢吧……”

他边说边摩挲起双手来,脑子里已经想好了要开出个什么价。

“你要多少?”这把刀的到来,对于艾米利亚来说已经有足够的重要性,带走它是必然的。

老头在房间踱步,又瞟了几眼这两位客人。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商人丑陋的贪婪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五千万贝里!”

艾米莉亚听后一瞬间不屑地笑了出来,又抬眼看了一眼自己的上级,这一刻他们的想法出奇的一致…

“呋呋呋…老家伙,你还真是个了不起的商人啊,我真的是太佩服了!”

多弗朗明哥大笑着,面前这个人的模样真的是滑稽透顶,他只为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地人感到可悲。

“不议价,不想要的话请回。”老头一下夺过艾米利亚手中的那把刀。“另外,我这个也是仿品,真品我好好收起来了,你们也看过了,不要我就送客了。”

商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想着大赚一笔,遇到了不得的金主更甚,钱财总迷了人的心智。他聪明的替这把刀造一具仿品,是因为知道多弗朗明哥不是个眼光差劲的买主,能被他看上一定也有它的价值。为了好好从中获取更大的利益,他又按照之前的做法,用赝品来吸引顾客,留住他们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但只能说这次他十分的不幸,碰上的人不再讲理。

艾米莉亚看着她,心中已对他可笑的行径展开了全方位的蔑视。他敲诈谁不好,敲诈海贼?更何况,她在唐吉诃德家也清楚家中的账目收入,这种价格,唐吉诃德家才不会为一把刀而交付上去,还是送这个人去见鬼去吧!

“少主,我可以动手吗这次?”

艾米莉亚刚发出请求,多弗朗明哥就已经用寄生线将他控制住,随即便将他甩向艾米莉亚那边。

艾米莉亚接过后,直接掐住他的脖子,威胁道:“你可以跟任何人谈生意,但你今天选错对象了,我们不是你的生意伙伴,我们可是海贼啊……”

说着她手上的力道又紧了一分,老头的面部已经失去了血色,开始发绀。

“我给你选择,是要你的五千万贝利,还是你的狗命?自己选!”

颈部强有力的压迫让这个老头难以发出声音回应,他艰难地指向木箱背后的墙,艾米莉亚随即便用灵力将墙烧穿个大洞,一把同老头手上一模一样的刀从墙上掉落。

艾米莉亚松开手中挣扎的老人,拾起地面的刀。确认无误后,刚想起身,这孱弱的老头便从怀中掏出匕首,想要刺向艾米莉亚作最后的挣扎,但很快便被多弗朗明哥用弹线中伤。

多弗朗明哥一脚踩上他的身躯冲他说道:“不自量力的老东西,居然敢敲诈我!”

“joker!你…你不想要恶魔果实的情报了吗…”脚下的人还在意图与这个被激怒的夜叉谈判,但也为时已晚。多弗朗明哥听后更觉得眼前这个人像个想钱想疯了的疯子,唐吉诃德家什么时候缺他一个眼线?

当他决定在老虎面前招摇的时候,就已经被认定为果腹的猎物了。

“呋呋呋…你那点情报,老子要多少有多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天就把曾经跟我要的钱都还回来好了…”

“艾米莉亚!”

艾米莉亚应声会意,立即如同开展惯例一般,熟练地开始在这个房间里翻箱倒柜起来,又找了个袋子装走了这个房间里所有的钞票。

“可以了少主…”

两人留下了一团不灭的火焰,令其在房间弥漫开来,而所有的逃生出口都被封锁。今天,斯亚德镇又因钱财而多了一个亡魂。

外头还在下着小雨,但是浇不灭身后燃烧的火焰。许是推倒了房间的蜡烛,艾米莉亚留下的特殊火光渐渐被赤橙的火焰替代。在所有人眼里,那只是一场单纯的火灾罢了,乱世之中,谁会在意谁的死去呢?

离事发地点逐渐远去的艾米莉亚,望着手中的刀和照片,心中感慨了起来。她有些想要放下过去,打算在这个新世界里迎接自己的人生。

如果自己的到来真的是意外,那为什么这些线索到来得如此刻意?思来想去,自己也并未在曾经的家族做错过什么事,他们一直都是亲切和善的人,没理由是被赶出去的。

自己无依无靠被家人所救,约不过几年间,又开始颠沛流离。她每天都在心中告诉自己要对抗命运给予自己的一切安排,但这一次,显然是一场流放!

家族的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那段到来时突然消失的记忆是为什么呢?有什么是她不能知道的吗?

所有问题都压在了她的心头,沉重到她没有力气去追究。她不想去思考了。

“既然我在这儿了,那我就选择在这儿等你们!”

她抬头望向这片阴云密布的天空,这片明明和自己的故乡没有任何两样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雨水的味道、泥土的味道、硝烟的味道…已然不是故乡的记忆。

对于艾米莉亚而言,在天之外,已是过去!

身后的骚乱渐渐大了起来,但此时艾米莉亚还有更重要的事去仔细聆听。

“谢谢少主…”

她抬头看着身旁的多弗朗明哥,见他一脸笑意。

“沉默了这么久,终于开口说话了?”

“怎么样?关于这些东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艾米莉亚听后,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灿烂笑容,长期围绕在眉间的阴云在这一刻似乎散开了不少。多弗朗明哥感觉到她像是卸下了什么包袱。

“哈哈,没什么想说的,唐吉诃德家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快说吧。”

听到这句话的多弗朗明哥有些意外。她特意强调了“唐吉诃德”,像是在摆明了自己当下的立场一般。那把刀与照片就这么有效的收买到她的忠诚了吗?原以为自己还需要再摸索一下这个女孩,但现在的结果,倒是比预计的更快了些。

“呋呋呋…怎么感觉你的变化突然有些大啊…小鬼!”

“少主帮了我两次,是时候回报你了……”

“噢?”多弗朗明哥低下头看着这个少女,只见她的眼神已经变得明亮起来,但这种明亮同平常少女的灵动又有些不一样,里头带着的,是坚定。想来她说的话也许是真心的。

“那两样东西真就那么有意义吗?”

“没有它们,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会困在过去吧…”

“少主,我想留在这儿…”

多弗朗明哥没有回应他,他思索着,现在是时候进行交易的下一步了。

“呋呋呋…你一直都在这儿,不是吗?只要你肯踏实为我做事,我可以保你不为生存困扰。”

“少主这么说,倒是知道我是个怕死的人了…”艾米莉亚应道。

“你不是最擅长察言观色吗?真是没办法把你当小鬼呢…”

某种程度上,多弗朗明哥觉得艾米莉亚有些许像他,是她那对生存的执着、以及那打心底里反抗某些事情的那股劲儿,与他的自己内心深处的心性如出一辙。仅抓住她这一点,他觉得他一定能很好的利用这个不错的资源。

“少主,我们的交易还在进行吧?”

多弗朗明哥笑了笑,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现在他的目的,该正式开始了。

“你替我去海军的科学部队吧!”

“什么?!科学部队?!”

艾米莉亚知道,那是政府的一个封闭的组织,里头专门研发各种新兴的技术,涉及武器、涉及机械、涉及这个世界上所有高尖的科学。总之一切有利于政府的研究,都在里头。但进去的人,几乎一辈子都会在那儿,无法逃离。从踏入部门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秘密”本身,死也只能死在哪儿。

“可是我去了那里,我还能出来吗?”

“这个你大可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天,保你平安无事地在我需要你的时候随时出来。”

“我要怎么做?”

“用你的学识,偷师他们的技术,再为我想出新的东西与他们抗衡,能明白吗?”

艾米莉亚听后一时有些说不上话,以她的学习能力,她的确有自信。但,如果是借此研发出超越政府的技术,就意味着,唐吉诃德家未来的目标或许是一整个世界。

“少主,为什么?为什么指向世界?”

多弗朗明哥沉默了,他的确不能把这个女孩当成小鬼看待。她的眼光总是这么锐利。但他并不打算跟她解释。如果她悟性高,自己就能想明白,他不喜欢把话说得太满,也讨厌别人不断地揣测他。

艾米莉亚见多弗朗明哥没有反应,也感受到了他的不满,这股阴气不得不促使着她道歉

“对不起少主,是我多嘴了。我去…”

本来这次交易,在多弗朗明哥心中,艾米莉亚也没有选择的权利。今天这出人情也是多弗朗明哥施了个好心卖给她的,听闻她如此爽快地答应了,他自然也高兴,其它的琐碎,他也不计较了。

“没事,我并不讨厌你的聪明。”

“去科学部队的事,现在只是先告诉你。什么时候过去,时间我会再敲定,你等我安排。”

“你还有什么心愿吗?看在你即将帮家族大忙的份上,未来我也还可以帮你调查那个男人……”

“不用了!少主!”听到一半,艾米莉亚直接打断了多弗朗明哥的话。

“艾米莉亚是唐吉诃德家的,我已经被流放了,被过去流放…”

说着她高高抛起手中那把刀,发动起了咒符,刀身在咒符灵力的吸引下,幻化而收入艾米莉亚腹中的咒符阵中,就像她把那颗想要回到过去的心永久地封藏起来一般。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线索 主目录 下一章 麦尔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