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王-在天之外(多弗朗明哥BG)
上一章 一场流放 主目录 下一章 兄弟

第8章 麦尔瑟

作者:清越不知处 更新时间:2022-06-24

“巴法罗…baby5…听话,把书给我…!”

艾米莉亚小步紧跟在两个嬉闹的小孩后面。这两个小孩每天除了在多弗朗明哥的吩咐下是乖巧的以外,其他时候无不展现着他们那个年纪必有的顽皮。

“才不要才不要!艾米莉亚每天跟个书呆子一样,就知道看书…略略略…”

在孩子们不间断地玩闹下,艾米莉亚也无心计较了。与其追着那本书不放,不如回去自己的小房间做实验都比在这浪费时间好得多。她从来不愿做没意义的事情。

于是,她轻叹了一口气,止住脚步,对着远去的孩子们说道:“那本书是少主的~!你们弄坏了我可不管啊!~!”

这不是唬人的话。那本书的确是多弗朗明哥看过的书。自从与多弗朗明哥坦白后,她就打算好好地在这个家族里安身立命。这首先第一步,自然是得了解自己老板的想法,不为成为这个家族最得力的干部,只为能够在很多时候都能心中有数,她不喜欢被动。因此,多弗朗明哥翻阅后的书,她自然也都会怀揣着那小小的好奇心接手过来看。

正想转身回房之际,她突然感到头顶一阵酸痛。那触感,是一本极有份量的羊皮书。以为是孩子们跑回来恶作剧,一抬头才知道是自己的老板。

“放松会儿,不用那么卖力…”敲打完艾米莉亚的多弗朗明哥悠悠地说道。

艾米莉亚揉着感觉鼓包了的头,对着多弗朗明哥回道:“少主不也是吗,不是喝酒就是读书了…”

说完她看了一眼多弗朗明哥手头上的那本书。很熟悉,前阵子艾米莉亚刚翻完。于是她调侃道

“少主怎么还没读完这本书啊?我都读完了…”

“呋呋呋…丫头,我看你最近讲话越来越没礼貌了…”

他拎起眼前这个娇小的少女,让她坐在围栏上。大好的天气,让她吸收一下日光,顺便同她聊聊。

艾米莉亚理了理被弄乱的衣裳后,好奇地问道:“少主,为什么你这么爱看这些讲大道理的书呢?”

她自是明白多弗朗明哥很介意别人揣度他,但她此时并不担心他会生气。她能观察到,多弗朗明哥实际上并不是表面所见的那个轻易动怒的火药桶。对于部下特别是小孩,他就像有无尽的耐心,能够容许他们胡闹。在这个混乱的世界,无家可归的孩子们都会因此安心地依偎着这棵参天大树。正是这样一个多面的人,艾米莉亚也慢慢地产生了想要靠近这个人的想法。当然,仅仅是想要了解对方而已。

“你过去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把问题抛了回去。

“和这里差不多啊,同样残酷,同样煎熬…”

“怎么看待人类?”

“最原始的物种…”

“呋呋呋…丫头最近没少碰我看过的书吧?”

“不可以吗?刚好少主看的书我也喜欢看而已…而且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往日寡言少语的她,在坦白后的这些时间里慢慢变得活泼起来,有些俏皮地模样也是讨喜的。

“小丫头不用费那么多心思了解我…”多弗朗明哥手托着下巴,目视着前方茫茫的大海。他不需要看谁的神色,总是听三分话就能看穿别人的意图。身旁这个小姑娘心里在想什么,他几乎也不用摸索就能明白。他也知道艾米莉亚每次都会接手他读过的书,意在揣测他的想法。但他现在也并不讨厌,至少这个小孩平日伶俐又知进退,说话能不费劲也是难得…

“才没有呢,我是个小笨蛋,我一点也看不懂我们少主的英明…”

艾米莉亚说笑着跳下了围栏,挽起袖子准备回房。

“今天要完成个实验…不打扰少主啦~”

多弗朗明哥望着离开的艾米莉亚,收留她或许真的是个正确的选择,他很期待艾米莉亚给家族以后带来的利益。顺势鼓励一下她吧,以后也更听话一些。想着,他开口道:“艾米莉亚!我很期待你过去后的表现…”

刚一脚踏上楼梯的艾米莉亚,听见这声有些刻意的鼓舞,滞了一下。转头就回了句:“少主,不用像哄迪亚曼蒂先生那样对我啦!~我会好好做事的~”

说完,又留下一个俏皮地笑容,小跑着上楼了。

“啧…难缠的小鬼…”

自接到要去海军科学部队的计划后,艾米莉亚为了将来能更快地融入部队,也紧锣密鼓地开启了自己的化学及医学的复习进程。她总是有着旺盛的求知欲,想到要去海军科学部队了解这个世界里最顶尖的技术,她心中也有了些兴奋感。她是慕强的,她永远敬佩那些强大与拥有力量的人,能拥有实力生存,是她最渴望的事。实验也不知不觉一做就到了晚上,两餐都没怎么好好吃的她,望了望钟表已经八点整。伸了伸疲乏的筋骨,准备下楼,却遇见满手文件的托雷波尔。

“呗嘿嘿…这不是艾米莉亚酱嘛?终于出洞啦?”

“啊,是啊,托雷波尔先生晚上好…这么多文件是拿给少主吧?”

托雷波尔见艾米莉亚问起了手中的东西,灵光一闪,今晚的夜生活应该可以如期进行了。

“呐呐呐…艾米莉亚酱…”他一脸坏笑的凑近艾米莉亚,吓得艾米莉亚连忙退了几步。她还是个有洁癖的姑娘,源于她自幼受得的医学教育。在这个家族里基本人人都有着这个世界上那些奇特果实的能力,但最无法接受的还是托雷波尔的果实。黏糊糊的液体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成分,换作以前的世界,早就被抓去化验了。

站稳后,她柔声说道:“托雷波尔先生…站那儿说就行了…”

“这些是我们家族这个季度的账目文件,你帮我拿给少主,懂事的话,就顺便帮少主整理整理…呗嘿嘿…”

帮忙料理一些公事倒是没什么,艾米莉亚也欣然答应了。然后看着托雷波尔与楼下站着的迪亚曼蒂一起朝镇中心酒馆的方向走去。

抬着文件,她又上了一层楼。到多弗朗明哥的房门前,瞧着窗口透出来的灯光,她放心地敲了三下门。

“少主,我是艾米莉亚,我来拿文件给您!”

几秒后,房内无应答。以为是自己音量太小,她又抬高了几调,但房内仍然寂静。

“休息吗?不应该呀…”

手头的文件总得安置好,或许人也是真不在房间内。她小心翼翼地转动了门把手,推门而入。

一览无遗。房间内转动着电扇,办公桌上的纸质文件随风翻动着,该在的人不在这儿。

她走到桌前放下那一摞文件,却被桌上摊开的一份海贼团的资料吸引了过去。没人催促的情况下,艾米莉亚也不自觉地开始翻了起来,完全忘记了她是未经允许踏入房间的事实。

不知过了多久,看着看着,她只觉得灯光有些昏暗,那阴影覆上了眼前的所阅览的文件,以为是电灯坏了。就在抬头的一瞬间被房间的主人吓了个激灵。

“你在这里做什么?”多弗朗明哥一贯低沉的声音,在这瞬间还是让艾米莉亚感到惶恐,意识到自己现在是没经过同意进的房门,而且还贸然看起了他的东西,属实是失礼的。

“对不起…少主,我是代托雷波尔先生送文件过来…”她连忙解释。

而他倒不是介意有人进房间,本来也没打算责怪艾米莉亚,但见平日沉着冷静的小冰山慌神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猫,不免觉得有些有趣。见她沉思的模样,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又有什么新的想法。

“没关系,不用道歉。”

他把手里从厨房拿来的酒放到桌上后,艾米莉亚也识相的把椅子让出来,给他坐了上去。

“怎么了?对这个海贼团有什么疑问吗?”

他的眼睛瞟到了艾米莉亚手上的资料,方才如此入神,依她的性子,应该是察觉了什么。于是,干脆开门见山地问了,一边问一边又给自己斟了杯酒,喝了下去。

艾米莉亚正了正心神,神情一下严肃起来。又拿起桌上的资料,挑出了一个人的图像。

“我听闻我们接下来即将交易的对象是奥利弗海贼团,我知道后有去了解过他们。他们之中有个叫麦尔瑟的男人,应该是个挺了不起的阴谋家…”

说着,她把图像递给多弗朗明哥。

多弗朗明哥看了一眼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又示意艾米莉亚继续说下去。

“这个麦尔瑟我刚刚对照了他曾经的交易记录,几乎很多同他交易过的商人以及海贼团都在交易后一段时间出现了严重的资金亏损,部分海贼团居然还因为不明的原因彻底消失了…”

“虽然这个世道,一个组织的覆灭以及做生意亏本是很常见的事,但不应该每一个都与这个奥利弗有如此紧密的联系…而且他们的项目明明是很火热的东西,为什么只有线下发展的亏损?而奥利弗的家业却与日俱增?”

“更奇怪的是,这些消失的海贼团到底都不是小海贼了,在大海上他们都有着不俗的战绩。消失后那些掠夺的财产去了哪里呢?并没有直接证据指明他们全都沉在海底。若是海军出手的话,不应该撤销通缉令吗?可海军它们仍然在追捕这些失踪的人…”

“呋呋呋…看来你做了很多功课啊…”

“还有!远不止这些,我还有疑问…”艾米莉亚打断多弗朗明哥的发言,又转头看向办公室的书架,她记得有一本《大海纪实》是被多弗朗明哥拿走的,便过去在书架里找了找,取出来。

“我之所以认为麦尔瑟了不起,是从一些事情上推测到的,暂且先不论纪实的真假…”

她脑中已经有个清晰的定位,翻起书页来得动作异常的快,一下就找到了。

“这里说麦尔瑟是一名水平一般的船医,曾经在西海的小镇从医。但几年前受船长霍奇邀请入团后,却经常无瑕钻研医学,反而把控起团内售出货物的质量…可以感觉到,这些年的货物售出主要是由麦尔瑟经手的。这里倒是没什么特别的…”

“主要让我质疑的是他的为人。他上船几年间,经常代替船长霍奇联络各个海贼团,大小皆有。并且也曾与一些海贼团结盟,但结盟后又不了了之。奥利弗是个存在时间很长的商业海贼团了,按理来说信用在海贼间是说得过去的,但为什么自麦尔瑟上船后就不断地结盟又断交,并且开始出现线下亏损甚至交易对象凭空消失的情况?”

“在麦尔瑟上船之后,霍奇的名声居然不再被听见,人人谈起奥利弗海贼团,代表人物居然是麦尔瑟。据我所知,霍奇与麦尔瑟并非同根血缘,如此泛泛之交,几年间便掌控团内经济实权。不谈是不是有情分在里头,光对奥利弗声誉所做的影响,便肯定不是霍奇的初心。”

“霍奇他是一个听不得坏话的人,虽然性子冲动但也特别好伺候。这些可以从往年与霍奇发生过冲突的纪实中可以看出来。所以,麦尔瑟作为一个普通的医生,他的上船定是哄骗下来的结果。这些年麦尔瑟迅速带给奥利弗的变化,就可以说明一点——麦尔瑟是有预谋的反骨之人。”

滔滔不绝讲了许多的艾米莉亚,抬眼看了安静聆听的多弗朗明哥。站在为家族着想的角度上,她有些急切,想提醒多弗朗明哥那麦尔瑟的城府。见多弗朗明哥没反应,她又接着说

“我们这次交易的是地。下。药。物。联系他的所作所为,以及过往海贼团的下场,如果这次真的要交易。就要小心他会不会有什么动作,毕竟唐吉诃德家最近的收入在地下中也是惹眼的…我们应该早做打算才是…”

一通长篇大论,多弗朗明哥耐心听完后,内心有些欣喜。若说对面麦尔瑟了不得,那么他唐吉诃德家应该也算是有了个了不得的家伙。

“呋呋呋…”他大笑起来。

“艾米莉亚…我真的一点也不讨厌你的聪明…”

说着他站了起来,接手了艾米莉亚手中的《大海纪实》,将它放回了书架。

“关于你说的麦尔瑟,你的看法倒是与我的,有些相同…小小年纪,你也算了不起…”

“谢谢少主,所以这场交易我们…”

“这场交易,你觉得我们该不该进行?”多弗朗明哥反问道。

“对方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与其跟他们进行没必要的纠缠,不如…”

突然,她停住了话语。本是打算提议换一个交易对象,毕竟这次交易下来的地下药物所带来的盈利并不是特别多,唐吉诃德家没必要跟他们这种不讲信用的人浪费这个时间。但一向心思敏锐的她,在话未说出口之前又通过多弗朗明哥细微的肢体动作,感受到对方的不满。在一时有些古怪地气氛之下,她又立刻换了方向。

“不,不是。既然对方不干脆,我们换不掉的,可以吃掉…”

听见艾米莉亚的抉择,多弗朗明哥方才想再次指点对方的念头便心安地放了下来。他唐吉诃德家从来都不是什么贪生怕死的一伙人,只因为对方足够奸诈就放弃这种即得的利益绝不是他的作风。遇到改变不了的,就只有创造出新的规则,这才是他。

“还算你有长进…我差点以为你又要执着你天真的想法…呋呋呋…”

他扶着额头,脸上挂着他那标志性的坏笑。

“行了,辛苦你的分析,我已经有计划了,明天开会的时候我会跟大家说的…你先回去吧。”

艾米莉亚刚刚就真的以为自己要挨批,现下可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后,刚想迈步走出房间,突然间

“咕咕咕…”这一天只吃了一餐的艾米莉亚,她的胃此时也终于开始放肆地叫嚣了。靠近港口的根据地,夜晚是宁静的,房间内若没有其他嘈杂的打闹,也是一样。所以,这声“呼喊”,它的听众自然是房间里的两个人了。

艾米莉亚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脸,别过了头,耳朵一下子涨红。现在如此尴尬又笨拙的样子与她往日的形象一点也不相符。

“饿了?”多弗朗明哥问道。

“对不起…失礼了少主,我可能用脑过度了…”

她尴尬地赔了个笑脸。

“说起来,午饭和晚饭,你是根本就没吃吧?”

“我忘记了……”

听罢后的多弗朗明哥默默地站起来,走上前去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打开了她身后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两盒精致的小点心,递给了艾米莉亚。

“拿去吃吧…不要告诉baby5和巴法罗。”

“还有,用不着那么勤奋,大家吃饭就下来跟着一起吃,下次再这样就罚你了。”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说完他回到位子上,旁若无人一般地看起了艾米莉亚带来的新文件。留下艾米莉亚呆呆地杵在原地。这突如其来的照顾让她有些不知所措,手上那偷偷塞给自己的点心,也让她对刚才发生的一切觉得有点不可置信。

“这是多弗朗明哥吗…这是什么长者风范?”

心中默默惊讶完后,她立刻回过神来,低头走出了房间。可离开房门没几步,她又意识到自己忘记道谢了,又慌张的退回来道谢。这一连串的动作让画面瞬间变得诙谐起来,看在眼里的多弗朗明哥都不禁在心中发笑了一声。

“果然还是小鬼…”

匆忙回到房间的艾米莉亚有些期待地打开了那两盒点心,那是一盒奶油酥饼和杏仁糖杜隆。

“甜的…好好吃…”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一场流放 主目录 下一章 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