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王-在天之外(多弗朗明哥BG)
上一章 多此一举? 主目录 下一章 苏醒

第14章 梦与先知

作者:清越不知处 更新时间:2022-06-24

她感觉到,有冰凉的雨点均匀地打在了她灼热的身躯上,这相差甚远的温度差,让她对每一颗雨滴的落下都控制不住地发抖。她仿佛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手脚,本应身手矫健的她却连滚带爬的在烟尘里反复来去。她总觉得自己应该是置身事外的,因为她又能望见到自己那双如死灰一样的双眸,那并无半点神采的双眸…她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只有那“快逃,快逃…”的呼喊,反复地盘旋。

这多么陌生可又十分熟悉的声音…

到底在哪里?到底是谁?她竟开不了口,说出一个字…

一阵轰鸣,她现只见得一屏白幕,刺得她双目生疼,随即,呼吸戛然而止,憋得她猛然地睁开了双眼…耳边顿时又变得安静起来,只剩秒针的声音清晰地徘徊在耳边。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一时之间竟对身边的环境感到陌生,哪怕这是她在努曼提亚号专属的小房间…

船只平稳的航行在海面上,海浪推动时的轻微摇晃,让她逐渐有了些许真实感。她微微转动了眼球,望向已是白日的外头,模糊地能看见,阳光打在了她窗台的几本书上,还有她的输液瓶上。这般场景,想必那些事情是已经了了,她刚想紧绷起的神经也立刻松懈了下来。

“啪嗒”

兴许是还未恢复的身体,她也仍然有些迟钝,在她呆呆凝望着窗台的时候,门把手早已被转了开来。入室的脚步声比较杂乱,一口气像是来了几个人。还没能反应过来,一双大手轻轻地抚过了她的脸颊,惊得她一下缩了身子,扯疼了输液的针口。

“啊…嘶…”

她这才清醒过来,那双碧眼聚焦在了眼前这个披着粉色大衣的庞然大物上。

“怎么?哭什么?”他问。

一开始多弗朗明哥的神情是有些凝重的,因为他开门后见这艾米莉亚睁眼了,就站在门口那站着观察了一会儿。是看她瞧着窗外过于出神了,还满脸泪痕,才过去打了个岔。

随后,他又转而一副笑脸,看着她。

“哭…?”她不明所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当感到有些湿漉的指尖,才慌忙揉去双眼的泪花。

“诶…我什么时候开始哭的…”

几下按揉后,这视觉方明朗起来。才知刚才那混沌模糊的所见,是自己满眼的泪所致,而自己却浑然不知,着实是有些过于恍惚了。

难道是余毒未清吗?

她又抬头看了一眼输液瓶。那正是解毒的药。估计是恢复的慢些吧,她心想。

她被几个进来医护的船员扶着坐了起来。

“该换药了。”他们说。

余光一览,艾米莉亚也没再多看,任由他们料理。然后,对着早已坐在沙发上的多弗朗明哥问了一句

“少主…我…我躺了多久了…”

她还是有些气若游丝,但胜在环境安静,空间狭小,他倒不是很难听见。

“两天。”

“呋呋呋,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可能回到斯派达迈尔兹后就把你直接下葬了…”

听后,艾米莉亚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她的这个老板,说话从来都是这样,总是轻浮的、玩笑的。

“我差点死掉了,少主可以别拿我寻开心吗?”

她边说着边理了理被子。

“所以,看在你救了柯拉松的份上,下葬的事宜,我不也一直没安排吗?呋呋呋…”

“唉,你总是这样…”

叹了口气,无心与他继续说闲话。想再躺下继续休息会儿,但多弗朗明哥却站了起来,走向了她的床边,直接往那一旁一坐,床便深深地陷了进去。她因他的动作而不得不停止钻进被窝,问道

“话说,还是请少主不要就这样在一个少女的床榻上就坐吧…”

“我还想再睡会儿呢,少主大人?”

问了两句,多弗朗明哥却保持了沉默,见没回应,艾米莉亚反而有些乱了阵脚,开始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但不一会儿,他开始笑着说道:

“你不想为你那天的行为坦诚一番吗?”

她先是一愣,快速回忆了一番后,缓缓回道

“关于这个,我很抱歉。我不应该自作主张,背着你搞其他行动…那个少年,少主应该也知道了前因后果了吧…”她垂下头,揉了揉太阳穴,接着又问“话说,他怎么样了?那个少年?”

“死了,我杀了他。”

“那就好,碎尸万段也不为过。”她别过头,想到这个,她确实有些心情不爽,毕竟自己可是被骗的那一方。

“呋呋呋…事后狠也不错。事前事中…丫头,你还是不够心狠…如果是我的话…”

“咳咳咳…”

话还没说完,艾米莉亚又咳了几声,望着她的伤情,倒是直接止了多弗朗明哥原本打算说教的话,也换了口风。

“算了,我不会责怪同伴的失败,你是个聪慧的人,不会有下次了。”

说完他起身,用手按了一下她的头,作以安慰,正想走,艾米莉亚即刻叫住了他

“对了,少主,我想问问你…”

“你会不会觉得,我们这一次算白跑一趟了?”

她抬眼,睁着那双逐渐透亮的蓝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是又怎么样?不是怎么样?”

“唔…你让我猜猜看,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此次还是交易亏了?”

她看着他,半晌,没收到应答,觉得兴致寥寥。当然,没有一个成年人会喜欢被一个小孩看穿想法,他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了,弯下身子,用手掐住了艾米莉亚的下巴,说道

“丫头,你倒是说说看,不然呢?”

这上司的好强情绪也算是引诱成功。她扑哧一笑,从床头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一份资料,放在多弗朗明哥的手上。

“喏…少主,我们不亏,资料我拿到手了。”

他诧异了一下,心中是有些意外的。虽挺愉悦这份资料的获得,但也仅仅稍微瞥了一眼后,问了一句不大相干的话

“我记得…”他放下了掐着她下巴的手“我可没有跟你说过,让你去拿这个东西吧…呋呋呋…”

“但我知道你要…呵呵呵~”艾米莉亚又轻轻地笑了一声。

多弗朗明哥虽同样挂着笑容,却又是一言不发。墨镜背后,像是又在思考着什么话,然后,又问

“怎么说?”

“我那天已经在少主手心上画了叉了,您还答应与奥利弗交易,货物本身就有问题,您还接受,所以一开始就打算吞并奥利弗不是吗?”

“既然需要这样做,药物的生产资料可不是必得的吗?这样即能防止被对方造假,也能将以后的盈利占为己有了。”

“我说的对吗?”

她的身子微微往前一靠,凑近了他的脸,想看清楚墨镜背后的那双眼睛现在透着的,是什么样的眼神。她的嘴角弯弯的,笑得更俏皮了。

“呋呋呋…真是个狡猾的小鬼,什么都瞒不过你…”

听不出多弗朗明哥这话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了,艾米莉亚自己也不愿多想。她什么都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也不怕自己是不是僭越,和他在一起,她觉得自己胆子也越发大,但也没想过要拦住自己。

说完,他一手拿过那份资料后,又看了一眼艾米莉亚手上的伤势,换了话题。

“这烫伤,怎么弄的?”

“去给你偷资料,被你提前引爆的炸弹烫的…”她嘟起了嘴,故作一副生气的模样,像是在想讨得一份怜爱。

“这样吗?那好好修养。”

他仿佛也是知道眼前这个半大不小的少女心思,却故作漫不经心地就应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随即起身离开了。倒是留得艾米莉亚在身后有了一阵转瞬即逝的小失望,外加,无奈地笑了一下…

她躺下了。多弗朗明哥刚踏出房门的脚却又停住,扭头多问了句

“你刚才,在哭什么?”

他语气有些严肃,声音是沉着的。但尽管如此认真,艾米莉亚也决定敷衍过去

“庆幸自己还活着而已…没什么。”

然后,被子蒙住了她的头,多弗朗明哥也合上了门。

这个梦,说来着实奇怪。她似乎品味得到梦中的那种痛苦,那不同于死亡带给她的绝望,而是真真切切的,仿佛失去了什么后的痛苦…就连里头的人都即像自己,又不像自己…

“所以,我才会哭吗…”

“到底是谁在呼唤着我?”

“到底又是什么事,会让我,这么痛苦…”

是未来吗?

但,那里好像并不是这个地方…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多此一举? 主目录 下一章 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