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其他小说 > 离婚1950[重生]
上一章 011 主目录 下一章 013

012

作者:红叶似火 更新时间:2020-10-19 06:58:03

“秀芳,秀芳……”刘大表嫂轻轻敲了敲门,又在门口唤了几声,屋子里静悄悄的,昏暗的煤油灯光从破旧的门缝里泄露出来,随风摇曳,留下长长的影子,平添了几分诡魅。

不知是不是因为做了亏心事,大表嫂有些心虚,打了个寒战,轻轻推开门,透过暗淡的灯光看到了倚靠在床头的红色身影。她没进去,侧开了身说:“人已经睡着了,动静小点,别吵醒了她,惊动了村里人。”不然闹起来太丢脸了。

“知道了。”刘家大表哥领着一个脸上长满了麻子,左眼皮上还有一块拇指大肉球的猥琐小个子男人进了屋。

走到床边,大表哥抬了抬下巴:“那,人在这儿,黄花大闺女呢,真是便宜你了。”

男人看着大红袖口下那一节皓白纤细的手腕,咽了咽口水,高兴地从腰间解下了一个发黄的布袋丢给了大表哥:“这是说好的钱,人我带走了。”

大表哥打开口袋,数了一下钱,见数目跟先前说好的一致,摆了摆手:“趁天还没亮,赶紧带走吧。”

男人迫不及待地蹲在了地上,背起女人就往外走,脚步快极了,像是背后有鬼在撵一样。

“没见过女人啊!”嘀咕了一句,大表哥大步追了出去,两人飞快地走出院子,外面还有两个男人在接应,看到小个子出来,立即提着一把长木仓迎了上来。

“老三,人呢?”

“在背上呢。”小个子欢喜地说。

听到这个号消息,两人立即一左一右护着小个子,连招呼都没跟大表哥打,背着人就飞快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见人已经走了,大表哥舒了一口气,掂着钱好心情地回了家。

***

屋子里,覃秀芳听到关门声和远去的脚步声,提起的心总算放下了。她悄悄掀开被子,摸了摸头,摸到了一头的汗水,连头发都打湿了。

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覃秀芳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她想趁机逃走,可攒的钱太少了,估计除了路费,怕是没多少剩的。而且屋外已经传来了刘家人做饭喂鸡的声音,说明他们已经起床了,她要离开就必须得经过院子里,太容易被发现了。更重要的是买媳妇的那个恶心男人还没走远,一旦被刘家人发现她跟周小兰掉了包,肯定会将她们俩换回来。

只一瞬,她就做了决定,拖!

拖到那个男人背着周小兰走远了,换不回来,事已成定局为止!

覃秀芳拉过被子,盖住头,装作周小兰的样子继续睡觉,她这会儿很庆幸周小兰有睡懒觉的习惯,可以多拖一段时间。

过了一会儿,天亮了,外面的声音更嘈杂了,刘大舅问大表嫂:“小兰呢,还没起啊?”

大表嫂讪讪地笑了笑:“还没,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吧。”

对这个表小姑子,大表嫂也是服气的,又懒又馋脾气又不好,要不是有个有出息的哥哥,谁乐意伺候她,得亏不是她的亲小姑子,不然她得气死。

刘大舅想着这边的事情已经了了,也该将侄女送回去了,便吩咐大表嫂两口子:“等会小兰醒了,吃过饭,你们两口子把她送回去,顺便跟你姑姑姑父说一下他们托咱们办的事已经办完了。”

“好。”大表嫂一口应下。

吃过饭,大人出门干活,小孩子也出去玩了,大表嫂收拾完了家里,见周小兰的屋子里还没动静,忍不住对丈夫说:“你这个妹妹咋回事啊,到了亲戚家还睡得日上三竿都不起,太不像话了。”

大表哥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说:“你去把她叫起来,吃过饭咱们送她回去,到了咱姑家还能赶上午饭,顺便蹭一顿。”

刘彩云家人少,伙食也更好一些。大表嫂心动了,一口答应,丢了抹布,走到客房门口,先轻轻敲了敲,见没人应,这才推开了门。

阳光照进屋子,屋子里安安静静的,被子上隆起一团,看样子还在睡。大表嫂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喊了两声:“小兰,小兰,起床了……”

见还是没动静,大表嫂只好伸手掀开了被子,被子下秀气的姑娘侧着身,躺在床上,两眼紧闭,睡得正香,只是那张脸却不是周小兰,而是覃秀芳!

大表嫂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眼了,她张了张嘴,惊恐地喊了一声:“老大,坏事了,完了……”

她的嗓门太大,吵醒了覃秀芳。

覃秀芳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一脸惊恐的大表嫂,很是讶异,关切地问道:“大表嫂,你怎么啦?对了,我这是……还在屋子里?不对,天亮了,我今天要跟家成哥办礼啊,我怎么睡过去了。大表嫂,这是怎么回事?”

外头的大表哥听到妻子的尖叫声,连忙冲了进去,就看到坐在床上一脸困惑,不停发问的覃秀芳。

他也懵了,指着覃秀芳问妻子:“这,这是怎么回事?她,她怎么还在这儿?”

她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大表嫂一把拽住大表哥,拉到门边,凑到他的耳朵旁,焦急地低声问道:“你不是亲眼看着他们把人带走的吗?人怎么会还在这里?”

“我亲眼看到的……”大表哥刚开口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儿,他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没有周小兰,只有覃秀芳,立即猜到他们很可能搞错了,整个人软得像一团烂泥,瘫坐在了地上,“搞错了,完了,完了……”

覃秀芳还在屋子里,那背走的肯定是周小兰。他姑姑知道这个事会扒了他的皮。

覃秀芳扣好袄子上的盘扣,懵逼地看着大表哥两口子,两只眼睛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大表嫂,我的新衣服呢?小兰当时说要穿一下试试,她把我衣服放哪儿了?大表嫂你知道吗?”

听到这话,大表嫂心里咯噔了一下,冒出一个荒谬的念头,她两只牙齿打颤,结结巴巴地问道:“秀芳啊,今早打给你的荷包蛋好吃吗?”

覃秀芳咬了咬唇:“小兰醒了,我只喝了点汤,鸡蛋给她吃了,汤挺好喝的,谢谢大表嫂。”

这就对得上了。周小兰嚣张跋扈,欺负覃秀芳惯了,看到好东西就喜欢往自己嘴巴扒拉。真是千算万算都没算到喜欢赖床的周小兰今天竟然早起了!

这个惹祸精,可真是坑死他们了。

大表嫂气得脑袋发晕,胸口痛,她拽住六神无主的丈夫:“快,快去找爹娘!”

出了这么大个事,他们两口子肯定兜不住了,必须得通知家里的老一辈。

大表哥也反应过来,撑着手从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对,找爹娘,找爹娘!”

看到他们两口子这副恐慌至极的反应,覃秀芳心里觉得快意极了,活该!

不过这还没完,大表嫂和大表哥到底年轻,经历的事少,当家作主的时候更少,所以行事不够稳妥和狠毒。要是换了刘大舅两口子,未必能骗到他们。

她得趁这个机会开溜。

覃秀芳茫然地看着大表哥远去的身影,抓住大表嫂问:“出什么事了?大表哥怎么这么慌?”

大表嫂见她还没察觉自家的阴谋,支支吾吾地说:“没,没啥事,就是你睡过头,耽搁了。”

她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就给了覃秀芳借口:“大表嫂,小兰呢,她,她是不是故意把我的衣服穿走了?”

“怎么会?”大表嫂下意识地反驳。

覃秀芳低垂着头,伤心地说:“你不必瞒着我,我知道的。她一直觉得我配不上她二哥,一直不乐意我嫁给家成,尤其是看到爹娘和你们都对我这么好,还给我准备新衣服。她肯定不高兴,想在今天给我一个下马威,故意穿走了新衣服给我难堪。”

她自动把这个事合理化,还找到了完美的借口,不用再自己编造理由了,大表嫂松了口气,讪讪地说:“小兰年纪小,性子骄纵了一些,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算是默认了覃秀芳的猜测。

覃秀芳垂眉苦涩一笑,又问大表嫂:“几点了?”

大表嫂说:“九点多了。”

“这么晚了?那还能赶上吉时吗?家成哥肯定等得着急了。”覃秀芳立即抓住大表嫂的手说,“大表嫂咱们赶紧回去,不然,不然要是婚礼上我不出现,爹娘和家成哥要丢多大的脸啊。”

“可是……”大表嫂不想走。

但覃秀芳一口打断了她,拽着她就往外跑:“别可是了,大表嫂今天就辛苦你一趟,陪我回去吧。小兰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没丢脸,她肯定不会出现。算了,她想让我丢人,我就如了她的意吧,免得她迟迟不出现,爹娘和家成担心。”

最后一句话简直戳中了大表嫂的担忧。

今天这个事是他们两口子办的,周小兰要是出了事,找不回来,姑姑姑父还不得恨死他们两口子,以后别说攀着周家成捞点好处了,不被他们记恨报复就是好的。

想到这点,大表嫂也着急了,不用覃秀芳拉,自己都飞快地跑了起来。她得赶紧去周家村,将这个事告诉姑姑姑父,让他们也想想办法,毕竟多点人才更有希望将周小兰找回来。

两个女人拉着手,沿着村子里的小路飞快地往前跑,跑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也没停歇。

覃秀芳心里特别高兴,马上就要回周家村了,回到周家村,她就大声喊,将这个事闹得满村都知道,自己却装糊涂,仿佛什么都没发现。到时候全村人都猜到了他们的阴谋,顾忌着对周家成的影响,他们暂时也不敢对她下手了。

只要再等等,等周家成回来提离婚,他在城里另娶的事就瞒不住了,周家也不会想着将她嫁出去,粉饰太平了。她还可以扮可怜扮惨,向周家成讨一笔钱。

周大全两口子抠门,舍不得给她钱。但在外面见过“世面”的周家成肯定会愿意花一笔钱买个好名声,打发她。

等等,前面那是谁?怎么才想起周家成,她好像就看到这个狗东西了。

覃秀芳揉了揉眼睛,她真没看错,周家成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马,腰上挂着一支木仓过来了,而他来的方向是城里。

也就是说,他从城里回来了!

覃秀芳欣喜若狂,拔腿就跑了过去:“二狗哥……”

周家成听到这久违的熟悉的称呼,脑子有点发懵,又有点不自在,非常庆幸一起回家的几个战友在前面的路口分开了,不然真是丢死人了。

他看着朝他跑来的女人,或者说是瘦弱的少女,仔细辨认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对方的身份,顿时有点尴尬:“你……你是秀芳?”

覃秀芳立即喜笑颜开:“二狗哥,你还记得我啊。”

慢了半拍的大表嫂见到周家成回来,又是高兴又是害怕,高兴的是周家成有本事,肯定更容易把周小兰找回来,害怕的是周小兰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会把这笔帐算到他们头上。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得赶紧将这个事告诉周家成,大表嫂跑了上去,搓着手,不安地说:“二表弟,我是大表嫂,我有……”

但她话还没说完,旁边的覃秀芳已经兴奋地盖过了她的声音:“二狗哥,你是来接我的吗?你真好。”

完全一头雾水的周家成不知该做何反应,愣了一下说:“先回去再说吧。”让他回家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覃秀芳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嗯,你也别怪小兰,小兰她……她也很久没穿新衣服了,看到新衣服心痒。”

她提前在周家成这家伙面前竖立一个蠢笨得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形象,回头周家成也不会将整件事怀疑到她头上,只会以为一切都是周小兰自作自受。

周家成一听就知道肯定又是妹妹欺负覃秀芳了,他以前在家就这样。无声地叹了口气,他说:“我知道了,我会给你们都买新衣服的。”

他心里有愧,也不在意花点钱打发覃秀芳。

覃秀芳朝他羞涩一笑:“给小兰做就行了,我,我有衣服穿,用不着。”

大表嫂在背后听到她这“蠢言蠢语”,急得不行,干脆叫住了周家成:“二表弟,你下马,我有非常要紧的事跟你说。”

周家成看她脸色不对,完全没有见到自己的高兴,猜测事情不小,连忙翻身跳下了马,对大表嫂说:“什么事?”

大表嫂瞅了一眼只顾着高兴,什么都没发现的覃秀芳,有点纠结。

周家成看出来了,解开马背上的军用水壶递给了覃秀芳:“秀芳,我有点渴了,你去给我打壶水来。”

“好。”覃秀芳知道他是想支开自己,脆生生地应了,拿起水壶就走。

大表嫂见她一走,赶紧将事情说了:“家成,你快去救救小兰,她被人带走了。”

“什么人还这么大胆?是流窜的土匪吗?”周家成疾言厉色地问道,要是遇到很凶猛成群的土匪,那他得回城搬救兵。

大表嫂尴尬地摇了摇头,唯恐覃秀芳回来听到,赶紧长话短说:“……搞错了人,把小兰背走了,要是等拜了堂入了洞房就晚了,你快去救她吧。”

周家成脸顿时黑成了锅底,这都什么破事,他回来他们就这么迎接他的?

强忍着怒气,他一言不发地翻身爬上了马,提起木仓,调转马头,往相反的方向跑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011 主目录 下一章 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