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野狗 主目录 下一章 你们烤过自己吗?

第4章 连生个慕容复的机会都不给我啊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19-12-13

丹妮莉丝回到自己的营帐时,帮卓戈治病的无毛人还没离开,几个面如鸡皮、形貌可怖的妇人,叉开干枯如树根的双腿,披散的花白乱发随祭祀之舞而摆动。

牙齿残缺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唱着多斯拉克古老的歌谣,声音尖锐,刺人耳膜。

她们围着床榻上的果身男子又唱又跳,旁边篝火上的火苗随着歌谣的韵律,时而猛地蹿起两米高的橘黄火焰,时而在倏忽间,几乎熄灭,只剩木炭忽暗忽明地闪烁。

丹妮看得头皮发麻,站在门口双腿好似凝固的钢筋水泥柱,一步也动不了。

这不过是多斯拉克人的巫医之舞,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是龙妈呢,区区火焰波动而已,也许是风......她在心里告诉自己。

“吼——”

皮毛床榻上卓戈突兀发出一声非人的嚎叫,声音只有一种情绪:极致的痛苦。

曾经的丹妮多少次看见他淡笑面对更严重十倍的创伤。

猛张飞一样的昂藏大汉,胸口切掉一层皮,只算皮外伤啊!

即便疮口发炎感染,即便病菌深入脏腑,也该是昏昏沉沉,意识消磨,几乎没有知觉才对——她虽刚毕业,却也有过数十次的实习经验,更知道,炎症绝不会如此刺激痛觉神经。

再回想从卓戈被弥丽?马兹?笃尔为他疗伤开始,每一晚,床上的卓戈都痛得对空气拳打脚踢,羊皮毯子都撕烂好几床。

丹妮完全确定了,那个巫魔女故意的,她要用最残酷的手段报复多斯拉克人,无疑,没有什么是比让卡奥在极致的痛苦、无尽的煎熬中死去更让她满足。

不,她还不满足,丹妮莉丝摸摸自己肚皮,巫魔女还要将卓戈的儿子献祭给恶魔,要让他的卡丽熙痛苦一生。

白天昏沉,夜晚在疼痛中挣扎的卓戈,很快被几个马民医妇按着灌下两大海碗罂粟酒。

罂粟花奶,从罂粟花中提炼的乳白色液体,具有止痛与麻醉的奇效,维斯特洛大陆与九大自由贸易城邦最常用麻醉剂。

(ps:《冰与火之歌》中的罂粟花映射现实中的罂粟,但罂粟花并不等于罂粟的花。简单来说,权游中的罂粟花奶是个奇幻世界独有的次级魔法物品,现实中没有的。)

马民不会维斯特洛学士提纯罂粟花奶的技巧,却可以将罂粟花泡酒,效果差不多。

这些无毛人完全当得起‘蒙古大夫’的称呼,没经过正规培训,只因为无法生育才兼职医生这一‘副业’——她们日常也做烧火做饭、牧马放羊的活计。

医术差到极点,巫术几乎没有,既不能治疗稍微严重一点的伤病,也不能祛除巫魔女的黑巫术——丹妮确定她们压根没察觉卓戈中了巫术。

等无毛人向自己行过礼离开后,丹妮莉丝才在侍女的搀扶下来到床榻前。

“姬琪,找一把匕首给我,要锋利点的。”她对侍女道。

丹妮莉丝嫁给卓戈时,收到很多礼物,其中有韦赛里斯赠送的三名侍女。多斯拉克少女姬琪和伊丽,金发蓝眼睛的里斯人多莉亚。

姬琪与伊丽与丹妮差不多年纪,14岁,两个都是在父亲的卡拉萨被卓戈毁灭时抓来当了奴隶。

多莉亚年纪大点,有20岁,里斯一家著名妓院的头牌。

她们都不是普通侍女,伊丽骑术高明,负责教丹妮莉丝骑马。

姬琪精通通用语、多斯拉克语、高等瓦雷利亚语,专门教丹妮多斯拉克语。

多莉亚嘛...将人事不通的小丹妮培养成‘骑术’高手...呃,俗称‘老司机’。

姬琪动作麻利,从一边的半人高的紫木镶红铜边框的大箱子里找到一只30cm长的匕首。

黄褐色骨头刀柄,匕首包裹褐色牛皮刀鞘,弯曲成亚拉克弯刀一样的弧线。

“这是卓戈的龙骨匕首,卡丽熙。”姬琪道。

“噌!”

短刀出鞘,在暗红火把照耀下带起一道雪白匹练。

薄如蝉翼的刀刃没有一颗豁口,丹妮莉丝烟紫色眸子闪过满意之色,好刀!

见她俯身就着多莉亚举起的牛油烛台,似乎准备划开卓戈胸口的纱布,乔拉爵士连忙凑过来,柔声道:“卡丽熙,你手脚不便,让我来吧。”

我手脚不便?你以为我的硕士文凭是假的?

丹妮斜了大熊一眼,将刀刃在蜡烛上外焰上晃了晃,熟练地割开黏在皮肤上的脏污丝布,下面是一层蓝色湿泥与无花果树叶板结的硬块,一层又一层,七八天累积下来,无毛人在上面重复糊了十多层‘多斯拉克圣药’——泥巴糊糊。

说他们是蒙古大夫,都侮辱了人家蒙古大夫。

乔拉侧过头,看向丹妮的眼神有着惊讶与疑惑,敷料被轻巧灵活地切割、挑开,难以想象出自一位不通刀剑、还怀有身孕的少女之手。

最上层敷料仍显湿润,下层却干如羊人的泥墙,在丹妮有节奏地敲击下,如泥墙一般轻易地破裂成几块。

揭开黏在血肉上的碎块,剥离一片片紫黑色的无花果树叶,渐渐的,一股腐臭中混合甜腻的气息弥漫宽敞的蒙古包空间,味道浓烈得让几人无法呼吸。

多莉亚一只手捂着嘴巴,脸蛋鼓胀,另一支手上的粗大牛油蜡烛不停晃动,乔拉赶紧伸手将蜡烛接过来,多莉亚立马后退几步,小跑着掀开皮质帘子,到外面呕吐起来。

伊丽双手端着的木托盘内,堆满揭落的泥块与叶子,沾着脓血与细小腐朽的肉糜。

此时卓戈的伤情完整展现在丹妮面前,左胸膛一片漆黑,腐烂的伤口在烛光下闪闪发亮。

随着卓戈急促而艰难地呼吸,胸口上下起伏,汩汩紫黑脓血流出三条分叉的小溪,染湿了身下洁白的羔羊毛毯,越发浓烈的甜臭味,让硬汉乔拉都开始反胃。

“卡丽熙,卡丽熙......”乔拉爵士看看惨白着脸呆立当场的丹妮,又看看捂鼻扭头的伊丽与姬琪,他嘴巴开阖,喊了好几次却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等丹妮回过神,让伊丽与姬琪去准备热水、烈酒等物,乔拉立刻拉住她的胳膊,急切道:“卡丽熙,你看到了?您的夫君快死了。”

我知道,可以猜想其胸腔内必然集满污浊脓血,而紫黑毒血中浸泡着卓戈的心脏。即便驱除黑巫术,这种创伤放在医学昌明的现代,他也必死无疑,丹妮莉丝默然想到。

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死了,巫魔女希望他经受更多痛苦的折磨,才用诡异的黑巫术吊着他的性命。

“你想说什么,爵士?”

“孩子,趁他还没咽下最后一口气,我们赶紧走吧!”乔拉劝道。

“走?去哪?”丹妮直勾勾看着卓戈的胸膛,木然问道。

“去阴影之地的亚夏。那里位于极远的南方,是已知世界的尽头,据说也是个繁盛的大港。在那里,我们应当能搭船回潘托斯......”

乔拉爵士迟疑片刻,问道:“你的卡斯部众值得信任吗?只我们两个怕是......”

“呵呵......”丹妮莉丝苍白的笑容露出一丝苦涩笑容,摇头道:“爵士,你想多了,我们走不掉的。人少了难以护卫自己的安全,带上卡斯部众,一大群人太显眼,你当四万咆哮武士是瞎子?”

去亚夏?

万里路程,成年男子都承受不住长途跋涉之苦,丹妮一个14岁的大肚子少女...不如直接给自己一刀来的痛快。

乔拉爵士看向丹妮的大肚子,皱眉道:“公主殿下,即便为了孩子,您也该尝试着逃离此地。

多斯拉克人臣服于卓戈卡奥的威势,但仅限于此,他们绝不会追随嗷嗷待哺的婴儿,这与我们维斯特洛完全不一样。

等卓戈死去,贾科、波诺等十几个寇,会立刻开始争夺卡奥之位,卓戈的卡拉萨将分崩离析,自相残杀,直到最终胜利者出现。”

“然后呢?”丹妮木着脸问。

乔拉爵士心中不忍,犹豫片刻,小声道:“新的卡奥不会留对手活口,您的孩子刚一出生就会被夺走,被他们拿去喂狗......就像卓戈曾经对奥戈父子做的那样。”

这个丹妮比乔拉想象的更加坚强,除了脸蛋更加惨白,并没有陷入歇斯底里的绝望。

“如果...我大概还有一周...还有七天左右的产期,如果卓戈在这之前死去,我的孩子还没降世,他们会不会放我离开。”丹妮迟疑着说。

“我是卡丽熙,多斯拉克人的传统,谁也不能伤害丧夫的卡丽熙,最多......”

丹妮咬咬牙,艰难说出最后一句话:“最多将我送回维斯多拉斯科,成为多希卡林中的一员。”

乔拉爵士神色一震,难以置信道:“难道你愿意一辈子老死在马王城?”

接着,他又痛苦地摇摇头,“没用的,你难道没发现,马王城中的多希卡林都没有孩子吗?这么多年,难道没一个卡丽熙与你一样,在怀着身孕时失去卡奥?”

“只不过一个婴儿,还是失去部族的婴儿。”丹妮紫眸里闪烁恐惧,难以置信道。

乔拉爵士苦涩一笑,问道:“还记得您的哥哥雷加吗?”

14年前,丹妮莉丝出生前夕,她的大哥,王太子雷加·坦格利安在于篡位者战斗时,死于三叉戟河岸。

她的父亲,‘疯王’伊里斯被本应誓死守卫自己的白骑士隔断喉咙,惨死铁王座之下。

同一日,雷加王子的孩子,丹妮莉丝的侄子侄女,三岁的蕾妮丝公主被劈成两片。还是婴儿的伊耿王子,被人从他妈妈的乃头上拔下来,在太子妃哀痛欲绝的哭嚎声中,砸香瓜一般,扔在石墙上砸成一团血糊糊......

整个坦格利安王朝,只剩丹妮与韦赛里斯...如今只留下丹妮一个了。

比慕容复还惨,人家至少还有四大家臣与姑表亲戚。

“崇尚骑士精神的维斯特洛尚且如此,野蛮的多斯拉克人......”顿了顿,乔拉才又说道:“还有一点,圣母山下,多希卡林预言您的孩子将成为骑着世界的骏马,他未来的成就足以让任何敌人心生恐惧,没人会冒着让他长大成人回来复仇的风险放你们离开。”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野狗 主目录 下一章 你们烤过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