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马民游牧 主目录 下一章 布龙与真太阳

第8章 血火同源(求收藏,求推荐票)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19-12-13

莉莉丝跌下马,摔伤并不重——她与丹妮一样骑得是低矮的小母马,只是一下子弄得要早产......

早产也不算什么,产期也就这几天的事。关键是一跤跌的胎位不正,胎儿卡在子宫里出不来。

多斯拉克无毛人连最常见的刀伤都“靠马神保佑”,助产这种高级活她们......她们给莉莉丝判了死刑。

“将她送去我的宫殿。“丹妮紫罗兰色的眸子闪过幽深光芒,转头对身后侍女道:“伊丽,让人在宫殿一角隔离一片地方,万万不可惊扰到卡奥。”

卓戈的草帘宫殿要满足卡拉萨头领日常会议,足有两百平米宽广,完全有地方安置一名孕妇。

对卡丽熙的行为,黑人奴妇与众马人并不惊讶:丹妮莉丝可是为了拯救被强·暴的羊人妇女,而得罪一群多斯拉克武士。

莉莉丝总算是马民自己人。

嗯,嫁鸡随鸡,嫁‘马’随‘马’。

“她犯了错,说了不该说的话,应该受到惩罚,但她也为卡拉萨孕育了新种子。

告诉贾科,如果这位妇人生了健壮男孩,她的罪行将得到原谅,如果是女孩,我要抽她二十鞭子并贬为奴隶。”

奴妇得到卡丽熙的训令,忙不迭下去禀告贾科......

丹妮莉丝刚一回到帐篷,乔拉爵士便让她挥退侍女仆役,面色凝重道:“到处都是谣言,整个卡拉萨都传遍了.....卓戈卡奥从自己的马上摔下来。”

“他没有。“丹妮辩驳道。

“因为你扶住了他,我看见了,他的血盟卫看见了,你们身后的卡斯部众都看见了。”他黑熊一般的面庞上满是汗水,“你比我更清楚他的情况,即便今天糊弄过去,明天呢,后天呢?很快他就会连马背都爬不上去,那时......”

无法骑马的卡奥便无能力统治,卡丽熙活蹦乱跳、英明赛诸葛......也屁用没有。

“我心中自有决断,逃跑的建议就别再提了,离开只有死路一条。”顿了顿,她直视乔拉双眼,“爵士,你是我的誓言骑士,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动乱中保护我的安全。”

“这毋庸置疑,我失去性命之前绝不会有人伤害到您。”乔拉莫尔蒙郑重点点头许下承诺。

接着他又担忧道:“可是,失去卓戈,他的卡拉萨会立即陷入混乱,只我一人怕是......”

“没关系,我的卡斯部落会配合你。”

丹妮上下打量他一番:漂白脱色的多斯拉克彩绘背心,赤裸在外的皮肤被毒日晒得通红,宽松的斑纹沙丝长裤,绑到膝盖、露出脚趾的骑马凉鞋,佩剑挂在一条曲折的马鬃带上。

除了没有伴着铃铛的发辫,完全一副马人打扮。

“从此刻起,你必须换上骑士铁甲。”她说道。

“嗯,我明白。”大熊点头应诺。

草帘宫殿最里角传来莉莉丝零落的呼救,丹妮莉丝打发大熊去换装备,她自己也掀起牛皮帘子来到屋外。

草帘宫殿旁边丘陵上,科霍罗位于高出,神色严峻地大声吆喝,指挥部落扎营。

看得出他担忧卓戈伤情,心情十分糟糕。

丹妮招手把他叫下来,说:“科霍罗,你去把弥丽?马兹?笃尔找来。”

“巫魔女?”他啐了一口,“我不干。卡丽熙,你无权命令我。”

丹妮莉丝虽救下弥丽?马兹?笃尔,但她奴隶的身份没有变,此时应该和其他“羊人”一起,位于长长的奴隶队伍中。

“为了莉莉丝。我们的无毛人无法医治她,不如让弥丽?马兹?笃尔试一试。”她告诉他。

科霍罗骑在马上死死瞪她,双眼刚硬如燧石:“巫魔女是专与恶魔**的女人,她们邪恶残忍而无灵魂,施行最黑暗恐怖的妖术。到了夜间会去寻找男性,吸干他们的精力,直到对方死亡为止。给予她们信任,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

敬鬼神而避之。

多斯拉克人不精通黑魔法,却在千年的生命演化中形成聪明而适用的传统。

如果不是丹妮莉丝这个外来者插入,卓戈会不会死于伤口发炎还真不一定。

丹妮摸摸肚子,劝道:“我不信任她,但如果她连难产的莉莉丝都能救活,我肚里孩子的安全不是更有保障?”

老血盟卫嘴巴开阖,怜悯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

他以为她不知道多斯拉克的传统......

丹妮莉丝眼神幽深,看着老人的身影隐没在蒙古包群中,转头呼叫埃萝叶——那个丹妮在“羊人”城镇的泥墙外解救的第一个妇女,一位羞怯的羊人女孩。

洗澡换衣后,丹妮静静坐着营帐中心处的篝火旁,火焰熊熊,热浪逼人,侍女受不住,皆被她打发离开——此时正是下午,大日高悬,天气酷热难当。

没一会儿科霍罗将矮小的羊人巫女提在手里,大步迈了进入。

弥丽?马兹?笃尔衣衫破烂,脸庞肿胀,嘴角滴血,门牙都少了一颗,显然过来之前被狠揍了一顿。

吩咐乔拉爵士不允许放任何人进来后,她给弥丽?马兹?笃尔递过去一杯马奶,问道:“你之前说过,精通分娩之术?”

弥丽?马兹?笃尔抹去嘴角鲜血,接过牛角杯,‘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方才喘息着道:“银夫人,我母亲是从前的女祭司,她教我学会取悦至高牧神的歌曲和咒语,以及如何用树叶、树根和浆果调制圣烟和圣膏。

当我年轻貌美的时候,曾跟随商队,前往阴影之旁的亚夏,向他们的魔法师讨教。无数国度的船只都在亚夏汇集,于是我在当地长期逗留,学习异邦民族的医疗之术。

一位来自鸠格斯奈的月之歌者教我她的分娩之歌,一位你们骑马民族的女人则教我属于青草、玉米和马匹的魔法。

更有一位来自日落之地(维斯特洛)的马尔温学士,他剖开尸体,告诉我埋藏于皮肤之下的所有奥秘。”

这还是一位出国留学的海龟呢,拿了好几个医学“博士学位”的大拿。

弥丽看了看两丈之外床榻上的卓戈,无奈解释道:“我精通多种医疗之术,可卓戈七天前便放弃我的药膏......”

丹妮莉丝打断她,指着屋角的屏风,“那里有一位坠马的孕妇,她才是你今天医治的对象。”

“另一位银夫人?”弥丽?马兹?笃尔似乎也听说了莉莉丝的事,她抬头用下巴点了点床榻上的卓戈,问:“不需要立即治疗这位伟大的骑马战士吗?”

丹妮莉丝垂眸,抚摸肚子道:“卡奥的事你别管,我的孩子快出生了,你必须用莉莉丝来证明自己的妇产科能力。”

“如您所愿,银夫人。”巫魔女老老实实应答下来。

为了避免影响到卓戈,莉莉丝被放置的草榻与宫殿主体是隔开的。

也即是在厅堂隔壁,搭了间只带门户的小草帘房子,不用经过卡奥起居的床榻。

隔着一道厚草帘,还有一幅来自盛夏群岛的木屏风,上面雕刻有上百种栩栩如生、色彩斑斓的珍禽异兽——贸易联邦送卓戈的礼物。

弥丽?马兹?笃尔开始吟唱怪异的歌曲,丹妮没听过的语言,低吟浅颂,婉转悠扬,如少女之歌,又如一曲激情澎湃的诗篇。

鸠格斯奈的月之歌者教她的分娩之歌?

抑或,阴影的亚夏的巫师魔咒?

伴随耳畔传来的歌颂声,丹妮再一次检查一遍身边的器物:黑龙蛋,弓弦紧绷、装填了一只金属头箭矢的手弩,卓戈的龙骨匕首,无毛人那要来的缝制伤口的针线,罂粟酒,开水中煮沸又在烈日下晾干的大块棉布......

罂粟花酒涂抹肚皮,感觉清清凉凉的,牙齿紧咬一块软木,匕首划破肚皮似乎不那么疼......至少比昨晚炭烤美人腿轻松多了......

“龙宝宝,你是世界力量之极,天地灵气随着你的到来而复苏,你就是现世的神灵,我需要你,给妈妈力量......”

粘稠的鲜血染湿身下的毛毯,丹妮面色蜡白,额头布满豆大的汗珠,神情似有恍惚,含在嘴里的软木块从茫然张开的唇边脱落......

突然,夹在膝盖间的温热化石龙蛋变得滚烫如碳火,激热的刺激一下子让她精神前所未有的清明。

现代医院正常情况下,剖腹产大概需要半小时,这还加上了前期的麻醉过程。

丹妮中途晃了一会儿神,大概用了二十分钟,然后怀里多了个血糊糊的男婴。

捂住他粘着血丝的嘴巴,丹妮狠狠心,给他灌了一小杯罂粟花酒。

“骑着世界的骏马,一点点麻醉剂伤害不到你。”丹妮小声告诉他。

小家伙睡去了,他的双手抱着白龙蛋,龙蛋滚烫......

又过去一刻钟,隔壁的巫魔女还在吟唱,丹妮左手抱着黑龙蛋,空余的右手擦干身上血迹,又将一切染血的棉布、毯子丢入身边熊熊燃烧的柴火中。

“谢谢你,龙宝宝!”丹妮慈爱地抚摸龙蛋上的细密鳞片,心中充满感激与怜爱——与布兰史塔克可以随时感受夏天(他的冰原狼的名字)的情绪一样,她也濒死之际,与黑龙系上最亲密的灵魂纽带。

丹妮莉丝能够自主控制进入龙梦的过程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马民游牧 主目录 下一章 布龙与真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