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血火同源(求收藏,求推荐票) 主目录 下一章 誓言

第9章 布龙与真太阳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19-12-13

营帐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喧闹声,抱着黑龙蛋盘膝坐在烈火中焚烧自己的丹妮莉丝,懊恼地睁开双眼。

她正在给自己消毒杀菌呢!

一千多度的温度,比什么抗生素、青霉素都要高效...嗯,还更清洁,没有任何副作用。

握了握拳头,丹妮竟感觉身体比之前更加轻松有力。

迈步踏出火堆,用滚烫的开水清洗身上的污迹,她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羽绒包袱——鸭毛枕头改造而成。

很快,与之前形态一般无二的丹妮莉丝,挺着个大肚子,艰难掀开牛皮帘子走了出去。

烈日西斜,在丘陵后方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天气酷热无风,一群多斯拉克武士在丘陵阴影里躲日头。

卓戈的草席宫殿外标枪一般站了一圈守卫,乔拉爵士好似一尊铁皮罐头,摆在营门外三米。

他正在与一个多斯拉克人对骂。

对方用弯刀指着他骂:“胆小鬼,懦弱的安达尔人又缩回铁皮里啦!”

“安达尔人”是马民对乔拉莫尔蒙的称呼。

《冰与火之歌》的故事有三条线:维斯特洛大陆的北境长城——凛冽的寒风,异鬼对整个人类的威胁;维斯特洛首府君临——权利的游戏;厄索斯大陆,九大自由贸易城邦,丹妮莉丝的奴隶解放之路。

也就是说,剧情核心地点位于维斯特洛。

而维斯特洛大陆由四个人种组成:

1,原住民,森林之子、巨人等奇幻人种,有百万年历史,懂魔法使用石器,完全原始人,现在多居于长城以北;

2,先民,一万二千年前从厄索斯大陆迁移过去的土著,青铜文明等级,他们是第一代入侵者,北境和长城以北多为先民后裔;

3.安达尔人,八千年前从厄索斯大陆过来的入侵者,带来铁器文明与七神信仰;

4.洛伊那人,一千年前渡海避难而来——躲避龙与魔法文明的瓦雷利亚(超级文明,类似于亚特兰蒂斯),他们没有更高等级的文明,无法入侵发展出骑士文明的维斯特洛,只能选择融合,而且还是相对荒凉的多恩——维斯特洛最南端,沙漠与戈壁。

所以维斯特洛大陆的国王的头衔是,‘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国王’。

乔拉莫尔蒙为北境熊岛伯爵,应该属于先民,而非安达尔人。

只不过骑士文明由安达尔人开创,骑士又几乎是其他民族对落日大陆战士的主要印象,乔拉还一身骑士装扮......

好吧,乔拉都不一定是骑士,骑士源于一种信仰——七神修士为其涂抹圣油并被另一名正规骑士‘宣誓’册封。

乔拉莫尔蒙,北境伯爵,先民,信仰旧神而非七神。

他接受了完整的骑士训练,还有一套骑士铠甲、一匹战马,却不一定是一位骑士。

比如临冬城的史塔克家族,从公爵奈德往下,没一个是正规骑士。

马背上的‘原始’部落——多斯拉克,认为穿钢铁铠甲人是懦弱的胆小鬼。

穿铁甲=怕死=懦弱的胆小鬼,这大概是他们的逻辑链。

那个马人瞥见走出营帐的丹妮,不仅没收敛反而嘲笑越发起劲。

乔拉左手按剑,右手对那个多斯拉克人战士指指戳戳,嘴里也毫不客气地回骂过去:“你个原始部落的垃圾,入马的杂种,什么都不懂。老子这一身板甲,能换你一百颗狗头......”

他一会儿用多斯拉克语骂——针对马人战士个人,一会儿用北境口音的维斯特洛通用语骂——宣泄对整个多斯拉克民族的怨气,各种烂话毫不客气地往外喷——其他人几乎听不懂。

因为一直警惕着对面之人,马人战士视线上的变化立刻被他注意到了,回头瞥了一眼丹妮莉丝,大概猜到自己今天的守卫任务完成后,‘噌’地一声拔出骑士双手剑向马人冲去。

马人战士也早等着他了,之前不发作只因为此地乃卡奥营帐,敢乱闯立马就会被守卫万箭齐发射成刺猬。

本被丹妮认为是杂兵的马人,速度快得她双眼完全跟不上,亚拉克弯刀几乎舞出一块银色刀芒组成的刃之幕布。

乔拉身穿深灰色精钢打造的全身铠,巨盔拉下只露两道眼缝的护面,往下依次是护喉、护膝、护手和长靴——都是闪烁金属光泽的铁铠。

穿着如此沉重的铠甲,他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双手大剑被挥成一轮风扇......

“乒乒砰砰”,两人你来我往,刀剑交击声密如暴雨天,窗前芭蕉叶上的“雨滴鸣奏曲”。

可以看到黄色火星在刀剑间、在乔拉爵士的铠甲上时明时灭,好似绕着乔拉飞舞的萤火虫。

整个过程说来话长,可实际上,兔起鹘落间,乔拉向后连退三步,双手撑剑,粗重密集的喘息声从面甲下方传入丹妮耳中。

马人战士扑倒在红色砂石土地上,四肢挣扎,嘴里哀嚎不已,暗红的血液刚从胸部流出,便被干裂的大地吞噬,好似饕餮的魔鬼。

丹妮心中估算,大概四五秒钟的战斗过程,乔拉挨了至少三刀,却屁事没有...也许钢板胸甲上留下不少新鲜的凹痕。

马人战士一直占优,也就最后一刻,大概换气时动作慢了一拍,胸口挨了一剑。

“卡丽熙!”

乔拉与她的卡斯护卫一个个和她打招呼。

阴影下的马民对丹妮这边指指点点,神情轻松,他们刚才也有嘲笑“安达尔人”的懦弱。

现在自己的同伴躺在地上挣扎,将要流血至死,他们似乎认为他是活该,对他的遭遇毫不在意、毫无同情。

“卡丽熙,你将巫魔女独自留在卡奥宫殿?”科霍罗骑马过来,生气地指责道。

“不在卡奥身边,她在帮莉莉丝分娩,你没听到她的分娩之歌?”说着她吩咐阿戈掀起生产室外的草帘。

里面的场景一下子对所有人展露无遗,弥丽?马兹?笃尔一边唱着婉转的月影之地的歌谣,一边在莉莉丝鼓胀得亮晶晶的肚皮上抚弄,似乎在帮她扶正胎位?

灯芯草铺垫的简陋床榻上,孕妇方形的脸蛋蜡白,两边鬓发濡湿,银牙紧咬——腮帮子处的经络都暴突出来,细碎的痛苦的呻吟与淡淡的血腥气,越过帘门,向围观的众人扑面而来。

剖腹产半小时绰绰有余,而正常生产,特别还是难产的情况下,生孩子花费四五个小时也不算长。

巫魔女已经唱了一个多小时的歌,嗓子都有些哑了,此时见到草帘掀开,大家都望过来,她向三丈外的丹妮摇摇头,嘴里的分娩之歌不停,急忙伸手将帘子又给拉上了。

亲眼见到巫魔女并没有施展黑魔法,大家很快又转移视线,继续各忙各的。

“水...水......”躺在地上等死的多斯拉克战士哀求别人给他水喝。

丹妮走过去向地上扔了一袋马奶,又吩咐女仆伊丽解开他的彩绘马甲——她牢记自己是行动不便的孕妇,不能低头给他喂水,更不能蹲下身子检查伤势。

“胸骨挡住了那一剑,没伤到脏腑。”丹妮莉丝看了看,吩咐道:“伊丽,去那条棉布按住伤口,先将血止住。魁洛,你去叫无毛人过来,帮他把伤口缝起来。”

魁洛用多斯拉克语说,“卡丽熙,他挑战安达尔人失败,该接受自己的命运,不要移动他,也不要帮他治疗,能不能活由天上的马神决定......这点大家都知道。”

“大家都知道。”女仆伊丽应道。

“大家都知道。”乔戈也同意。

丹妮瞪了魁洛一眼,没好气道:“你要让大家都知道你违背了卡丽熙的命令吗?”

魁洛也瞪圆自己的杏仁眼睛。

看到丹妮眼中的坚持后,他嘟囔一句意义不明的话语,便打马离开了。

太阳像受伤的动物,在荒芜大地洒下一片血红,摇摇晃晃坠入地平线之下。

“留学”多国,拿到过多份医学“文凭”的弥丽?马兹?笃尔,还真是让丹妮莉丝刮目相看,在夜幕降临前,第一个孩子便呱呱坠地。

一个银发男孩,多斯拉克人的古铜皮肤,杏仁眼睛......淡紫色眸子。

丹妮莉丝越过百兽木屏风,用匕首划破厚厚的草帘,从缝隙处接过巫魔女手里的赤裸婴孩。

“卡丽熙,是双生儿,还有一个。”弥丽?马兹?笃尔沙哑着嗓子道。

“你继续。”

丹妮磨蹭了近两分钟,才转过屏风。

“你用热水帮他清洗一下。”来到厅堂,她就裹上一层羊毛毯的婴儿交给姬琪。

第二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贾科寇也来到卓戈草帘宫殿。

“哈哈哈,一男一女,男孩个头大,女孩儿娇小,象征着日和星,这是天上的马神赐予我的祥瑞啊!”

贾科寇情绪激昂,两手各高举一个婴儿。左手男婴向着西方快隐没在地平线的太阳,右手女婴朝向东方暗紫色天幕上缀着的马神之星,胡子上绑着的铃铛串发出野心勃勃的脆响。

看着贾科众人带着孩子与莉莉丝离开的欢乐背影,刚从一旁小营帐里清洗完身子的巫魔女疑惑嘀咕:“他怎么看出男孩更大的,两个不是差不多吗?”

“这些愚蠢的马人真奇怪。”摇摇头,弥丽转身向卓戈的草帘宫殿走去。

完美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她获得成为卡丽熙近侍的权利,在卡丽熙的孩子出世之前,要一直跟着卡丽熙的小卡斯,决不能擅自离开。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血火同源(求收藏,求推荐票) 主目录 下一章 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