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炼狱荒原 主目录 下一章 马民旧事

第20章 剃发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19-12-17

丹妮明白,自己现在是众人的领导者,必须展现自信与力量,不能害怕,不能示弱。

就像主治医师决不能在进手术室前,向病人露出疑虑与担忧的神色。

“马儿是不是不愿意去喝水坑的水?”丹妮又问道。

“是的,它们甚至不愿靠近那里。”阿凡提面露恐惧之色,颤声道:“那是毒水,牲畜不能喝的水都是被恶魔诅咒过的毒水,大家都知道。”

“大家都知道。”

一个声音从丹妮身后传来,是阿戈。

丹妮的血盟卫云散雨停,光着膀子穿着丝裤出来了。

马民虽然蒙昧,但生存智慧还是值得肯定的。

“我告诉你们一个小诀窍,来解决这个问题。”

很快丹妮便忙碌起来,她让人将自己的大红铜盆从帐篷里抬出来。

那是个比现代家庭浴缸还大的澡盆,两米高的卓戈洗澡用的,一百多斤重的大家伙。

然后在水坑边上挖一道沟槽,将红铜澡盆放进去——澡盆太高,放地面不方便往里倒水。

接着,又在澡盆表面覆盖一块羊皮毯,皮毯子中心挖一个碗口大的孔洞——羊皮防止澡盆的水在高温下蒸发。

下一步,在澡盆上方搭建一个两米高的三角支架,架子分为四层,每一层挂一个棉布袋。

从上往下,第一个袋子装了一层厚厚的粗大沙粒,第二个袋子是细沙,第三个袋子塞了半袋子棉絮,第四个却是满满一袋子焦炭。

最后,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丹妮又安排人在三角木架上方搭建一座营帐。

“现在,去将那个死水坑的水取来,倒入最上面的那个广口布袋里,慢慢来,不要洒。”

没一会儿,水滴一层层渗透,“滴滴答答——当当当”,开始只是一滴滴的滴淌,渐渐的,随着布袋内填充物被浸湿,最后一个布袋下方,透亮的水滴几乎形成一条银线往澡盆流去。

阿戈就爬在木架底部,惊讶叫道:“水变得好干净,比我们在羊人河里取的还要干净。”

“这......”见多识广的乔拉爵士也震撼难言,他从未见过如此简陋而精巧的取水方式。

难道公主殿下真的是不出世的天才?

他可是知道,她的这个智慧到极点的念头,只是被侍女一句话启发出来的。

红色荒原并非大沙漠,有不少污水浅薄的泥坑存在,它缺的是干净的水源。

如果这样滤水技术真能祛除“恶魔的诅咒”,他们说不定真能带来大部分卡拉萨穿过荒原。

想到这,乔拉越发激动起来,“公主殿下,我们应该将澡盆融掉,制成一个个大水壶。

荒原分散着众多浅水坑与湿泥地,但单一水坑无法装满这么大的澡盆,而水坑间隔太远,放弃可惜,一一取之,又太浪费时间与人力。

不如选择数十精锐骑兵,三人一组,一人双马,一组一个大水壶加若干空水袋,以探骑的形式分散四方。一面探索地形,一面搜集荒原水源。”

丹妮惊疑打量眼前这个黑熊一般魁梧的中年秃顶汉子,第一次发现他竟有如此机敏的头脑。

“可以。”她点头认可了他的想法。

“卡丽熙,水流不下去了,这怎么回事?”一直往上层布袋倒水的拉卡洛惊慌叫道。

丹妮上前一步,凑到木架旁边,拉开布袋一角......

“好臭!“一个不注意,她竟被熏得连连后退三步。

原本亮红色的砂砾,此时被一层乌七八糟的糊糊覆盖,过滤系统已经瘫痪。

“每隔一段时间都必须更换里面的沙土木炭,棉絮数量有限,如果用完了可以换成杂草。”

丹妮想到那坚韧的马都嚼不动的恶魔草,又补充道:“先将草揉做一团,捣碎成絮状。或者塞到马嘴里,让它咀嚼一会儿再抠出来。”

“能不能抠出来,阿凡提?”她望向小老头问道。

“可以的,草不嚼碎马儿不会吞下去,只是......”阿凡提迟疑片刻,苦着脸说:“温顺的母马老实,可有些骏马性子烈,连狮子都敢咬。”

“这个你们自己看着办。”

即便经过碳吸附过滤,丹妮依旧让人将水煮沸过之后才分发下去,这一次她考虑到汗水带走人体矿物质的问题,还在水中添加了食盐与无花果果干。

淡淡的甜,淡淡的咸,清凉可口,多莉亚爱死了它。

第二个傍晚,丹妮的卡拉萨只走了一百公里,比前一晚少了一半,大概半夜的时候停了下来。

除了这里正好遇到一座稍大点的污水潭,丹妮更希望节省马匹的体力。

她的队伍每个人都有至少一匹马,以一小时15公里的速度前行,这样的运动烈度无论是对马,还是对人,多不算太大的负担。

关键在于补给,健马也无法在缺食少水的情况下坚持高强度行军。

这一次丹妮还对帐篷安置点做了调整。

后半夜过滤饮水的过程中,她指挥一批身强力壮的战士用岩石与稀泥,糊了一堵墙,弧形的矮墙,一点也不坚固,但第二天太阳升起后,这堵墙挡住了70%的直射光照。

第三天离开的时候,丹妮又对马人的发型做了改变。

马人只有在失败时才会剪掉辫子,辫子越长,越受人尊重,所以,即便养马的老人阿凡提,也将稀疏的秃发编成辫子。

虽没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说法,但马民从不理发。

天气这么热,又没法洗澡,容易感染细菌生病不说,那满头油腻的感受......即便马人自己习惯了,可一边的丹妮闻到那股味,她也受不了啊。

如果不是有抗热体质,她自己都打算剪掉这一头银金色的秀发呢。

于是她提议阿戈剪个光头,呃,秃头的乔拉不用理发,他也没几根头发可以打理。

“剪掉辫子,大家都会看不起我。”阿戈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那我让大家都剃光头。”丹妮说道。

“大家都知道辫子对多斯拉克人的意义,我们离开荒原后,其他人会怎么看待我们?战败的懦夫?从奴隶湾来的奴隶?”乔戈也坚决反对。

“听说马民奴隶宁愿被奴隶主杀掉,也不愿让人剃掉自己的头发,除非是从婴儿开始培养的多斯拉克奴隶。

长辫子与辫子上的铃铛,是比亚拉克弯刀更鲜明的多斯拉克标志。”乔拉在一边劝说。

丹妮纠结了一会儿,咬牙道:“那就留个月亮门发型吧......唉!”

最后一声叹息,包含了多少唏嘘与无奈。

除了她自己,又有谁能明白呢?

别人都是“穿清不造反,菊花套电钻”,到了她这儿,却似乎要在这个“清白”的大好世界,将“我大清”给复活了。

匕首在乔拉的手指间艰难推动,如同在没有蹲坑的厕所里铲屎,刀刃贴着头皮,刮下厚厚一层乌黑污垢。

那是头油、汗水、头皮屑、尘土、跳蚤卵混合在一起,发酵几个月的奇特产物。

被刮掉头顶与两鬓毛发的阿戈,如同乌龟褪去龟壳......那真的是板结在一起的一层壳啊!

“有什么感受?”一边的拉卡洛好奇道。

“感受?”阿戈露出一种便秘半个月后得到彻底释放的爽快表情,呢喃道:“我像是在大夏天脱下焐了半天的羊皮褥子,有一种整个人轻松了不少的错觉。”

“不是错觉,你脑袋上这次起码减轻了三斤负担。”丹妮夸张地吐槽道。

“辫子果然毫无损耗地保留了下来。”魁洛指着阿戈后脑那块依旧保留头发的头皮,兴奋地叫道:“你们看,对辫子的长短没影响,这种月亮门发型简直太棒了。它是卡丽熙代表马神赐予我们的礼物,应该在整个多斯拉克海推广。”

“卡丽熙,我们能不能也剃这样的发型?”马人侍女姬琪羡慕道。

丹妮差点被口水呛到。

“你还是剪短发吧。”

到最后,她的卡拉萨无论男女都剪去一大半头发,男人,包括男孩都留了月亮门发型,女人本也打算有样学样,直到她们见到丹妮为多莉亚剪的齐耳短发......

丹妮自己倒是没剪头发,她不需要,第一,她耐热,第二,她清理头发很简单,只需进入火堆里烧烤自己一番就可以了。

什么头皮屑、油污、虱子、细菌,都无法抗过1000度高温的灼烧。

每次沐浴烈火时,她的三条幼龙也会扑扇着翅膀跟过来,如同随妈妈进女澡堂洗澡的娃娃。

而每次看见丹妮与三条龙在火焰中嬉戏,她的侍女便露出如同面对神灵的敬畏表情。

也是因为与龙宝宝的烈焰浴,丹妮才知道如何喂养他们。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炼狱荒原 主目录 下一章 马民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