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邀请 主目录 下一章 神秘力量(大家圣诞快乐)

第37章 第二次全体代表大会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19-12-25

去不去魁尔斯,其实就像当日“要不要带领卡拉萨南下”一样,貌似前途莫测不可轻易决定,却又别无选择。

“公主殿下,很显然,他们为寻龙而来,对你的龙也有超越兴趣之外的关心。一旦他们中有人打算强夺,你待在这里反而更加危险。”乔拉思索片刻后说道。

“喔?”

“凡是贸易城邦,无论普通商人还是贸易亲王,他们皆重利轻义,毫无荣誉感,但唯有一点值得所有人信任。”乔拉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那便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基,也是贸易城邦存在于世的根基,信用!”

“简单来说,大海之上,野外大道上,任何一位商人都可能化身强盗,凭武力抢夺自己看中的东西。

但在贸易城市中,他们会熟稔地使用欺骗、敲诈、引诱等手段获利,却绝对不会强夺对方的财物。”

看到丹妮若有所思的表情,他笑了笑,道:“越是大商人,手段也越阴毒,越柔和,可这个世界广大却也信息流畅。

如果札罗三人对你发出了邀请,理论上他也承担了护卫你的安全的责任。

并非他们有多高尚,而是他们在其他商人心中的信誉,远比眼前任何的利益都更有价值。

公主殿下,你长期在西大陆各大城邦流浪,对此应该有更深刻的理解才对。”

丹妮点点头,篡夺者对坦格利安兄妹的悬赏一直没有停,但每一位招待过他们的贸易亲王和总督都没砍掉他们的脑袋拿去换钱。

利益不对等。

但世界上仅有的三条龙足以让任何人主动丢掉荣誉与信用。

“即便七国流行的宾客权利也有被人践踏的时候吧?”她说道。

乔拉仿佛被她的话惊呆了,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除了传说中的鼠厨师,谁践踏了宾客权利?最愚蠢、最疯狂、最无知的人也不会去主动破坏宾客权利。”

呵呵,过两年,等罗柏·史塔克的死讯传来,你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鼠厨师是谁?”她问道。

“鼠厨师是一名守夜人,在长夜堡当厨师。他与当时的凯岩城国王有大仇,在那位安达尔人国王带领儿子与封臣巡视长城的时候,守夜人招待了他们。

某一天夜晚,鼠厨师找准机会,暗杀了国王的儿子,然后用王子的肉和洋葱、胡萝卜、蘑菇等佐料一起做成一个大馅饼,撒上胡椒与盐巴,搭配培根肉和暗红色的多恩葡萄酒。

他把馅饼呈给国王,国王吃下自己儿子肉饼,并大声赞其美味,还让厨师再来一块

这件事连诸神也看不过去了,祂们将厨师变成一只老母猪般肥硕的白老鼠,从此以后,只能吃自己的孩子。

鼠厨师一直在长夜堡游荡,被永远也无法满足的饥饿感驱使着,不停吞食自己的子孙。”

昏暗的灯光下,乔拉的模糊的面容有种说不出的阴森,丹妮的两个马人侍女缩成一团,杏仁眼睛里带着惊慌,四处打量,似乎在寻找不知会从哪里冒出来的白老鼠。

“咳咳,非常棒的睡前故事,但这也太没威慑力了吧?”丹妮轻咳几声说道。

“这是真的,在北境,连小孩子都知道。”乔拉不满嚷道。

“故事前半头应该是真事,但后面的诸神惩罚......”丹妮摇摇头,问他道:“你认为是哪位神灵惩罚的鼠厨师?”

乔拉立刻说道:“诸神就是诸神,当然是所有神灵都见不得鼠厨师肆意践踏宾客权利的行为啦。”

“呵呵,北境,特别是长城那一片区域,属于旧神的地盘,而安达尔人信奉七神。也许人类会因为政治和谐的原因,认可七神与旧神并存的现实。

但七神教义只认可自己为唯一神灵,祂如果真实不虚,怎会与旧神合作去惩罚一个人类?”

乔拉叹口气,神情无奈说,“公主殿下,这个故事目的在于警告世人:一个人有权力复仇,但杀害自家屋檐下的宾客,践踏宾客权利,诸神便决不会原谅。”

“诸神是否存在,又或者是哪位神灵惩罚的鼠厨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通过这个故事,明白尊重神圣的宾客权利的道理。”他用教育顽皮孩子的语气总结道。

唉,不明白的人是你啊,大熊。

正因为这个故事说教意义太明显,让故事的真实性大打折扣。

这个故事让聪明人都明白了一件事:利用他人对宾客权利的信赖,可以轻松而畅快地复仇,诸神却绝对不会因此而惩罚他。

鼠厨师结局可能会很凄惨,但惩罚他的只会是那位伤心的国王,而不是诸神。

对鼠厨师来说,他一介平民,还被发配到长城,几乎永远失去了复仇的机会,更何况复仇对象是一位国王。

什么宾客权利,对那样的人物没有一丁点意义。

不过有些话自己心里想一想就算了,真说出来其他人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没想到公主殿下你是那样的人。

好似她已经做了某些事一样。

所以,丹妮只是问:“你建议我们去魁尔斯?”

乔拉点点头,认真道:“魁尔斯是连接东西方世界的大城市,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比如海船与水手。如果发现魁尔斯人不怀好意,我们可以立即乘船离开。”

“劳勃·拜拉席恩死了,您真的没想法?”他定定看着她,似乎想穿过眼前紫罗兰色的迷雾,直入内心深处。

让异鬼去当那个七国之王吧!

丹妮在心里吐槽,面上却一点不显,反而露出渴望之色,道:“我有机会?”

维斯特洛是乔拉的家乡,他为了回家才甘愿当去劳勃的间谍。

毫无疑问,在拜拉席恩与丹妮之间,他心中的天平已经大大倾向丹妮。

可如果知道丹妮无心回归七国,那时候,天平另一端托盘放置的便不再是“对君临对现任国王的忠诚”,而是“回家的诱惑”。

思乡之情与爱情是同等级的存在。

更何况某人早就给可怜的骑士发了好人卡。

“在这里,什么信息也接收不到,我也无法判断七国此时的情况。唯有一点,即便篡夺者死了,他还有两个儿子,王后可是兰尼斯特啊!

至少拜拉席恩与兰尼斯特会阻碍您的回归。

艾德史塔克几乎拿劳勃当亲兄弟,他也不会支持你。

而谷地的艾琳、三叉戟河的徒利与史塔克是姻亲,他们也......”乔拉一脸纠结地说。

他并不知道王后的儿子没一个是拜拉席恩,也不知道艾德已经被王后下狱,说不得这会儿已经被新王乔佛里砍掉脑袋。

这几年维斯特洛的政治形势比海上的风暴还要不可预测,魁尔斯距离君临还是太远,信息延迟高、误差大。

“唉,公主殿下,咱们还是先避开维斯特洛,安心等龙长大吧。”乔拉说了个老成持重的建议。

丹妮点点头,其实乔拉一直很谨慎,也很现实。

“你们有什么建议?”她看向当了半天吃瓜群众的马人。

“卡丽熙,你是我的吾血之血,你说去哪就去哪吧!”乔戈抠了抠光秃秃的月亮门头顶,一脸焦躁地说道。

马人其实不想去远离草原的地方,他们认为海水是毒水,应该远远避开,可愚笨的脑瓜又无法想出更好的建议,只能又焦躁又无奈。

见另外两个血盟卫也一个态度,丹妮又问老人代表,“阿凡提,所罗门,你们有什么想法?”

“要不,我们今晚偷偷离开这,去西边的山脉?”阿凡提说了个比较脑残的建议。

科霍尔老人立即摇头,劝道:“如果我们欺骗魁尔斯人,那我们就不再是他们的朋友与贵宾,而是敌人。大家想过没,他们是怎么找到这的?”

“预言,缚影士会预言。”姬琪惊恐大叫道。

伊丽纠正她道:“是星辰在为他们引路,我下午亲耳听那个蓝嘴男巫说的。”

“去了西边他们也能找到我们。”多莉亚点头道。

“魁洛,从明天起,你要一刻不离地守着我的龙。”丹妮心中有了决定,对自己的“巨龙守卫”说道。

“卡丽熙,只要我还活在,没人能偷走您的龙。”魁洛神色坚定道。

会议上大家有了共识,第二天一大早,丹妮就告诉三位客人自己的决定。

魁晰依旧瞧不见神色,男巫与商人直接表达了欢迎与开心,他们两个都郑重承诺,在魁尔斯,丹妮与她的卡拉萨将受到他们的保护。

上午时候,丹妮派骑士通知另外两座白城的牧民,让他们把卡拉萨的马队带到白云城,在西方山脉狩猎的人也得到通知。

如此,四天后,丹妮的卡拉萨再次出发了。

目标,西南方的魁尔斯。

当然,那四天丹妮也不是什么也没做,她安排阿戈一人三马,带够食物与清水,先一步向魁尔斯出发。

札罗给阿戈写了一封信,阿戈到达魁尔斯后,只需将信交给他的管家,就会有一批仆人带领骆驼队向着红色荒原出发。

骆驼群将携带大量的食物与清水,更重要的是,卡拉萨不用再顾惜马力,等骆驼到来,马人可以换乘更舒适的骆驼。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邀请 主目录 下一章 神秘力量(大家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