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第二次全体代表大会 主目录 下一章 魁尔斯

第38章 神秘力量(大家圣诞快乐)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19-12-26

阿戈没有顾惜马力,三天之后就遇到魁尔斯城的附属村落,丹妮他们还未出发,三百匹挂满物资的骆驼大队便向白云城方向驶去。

卡拉萨一直走了足足四天,死了七八十匹马,队伍几乎喝光了水与马奶,终于遇到骆驼大队的探骑。

如此,这场足足一千公里的接力赛终于完成交接棒过程。

丹妮放下心来,开始关注自己的问题。

弥丽巫魔女与这次寻龙者的预言两件事,已经让丹妮完全明白:除了龙,这个世界还真有魔法与巫术。

她想找魁晰请教一番。

至于为何不是男巫...嗯,这几天商人札罗一直在丹妮身边说男巫的坏话。

“男巫的确有过一段强盛的时期,那时候连瓦雷利亚的龙王也对他们另眼相看。”

札罗在另外两位客人不在场时,悄悄对丹妮说:“但今日不同以往了,那些蓝嘴唇的家伙,就好似码头酒馆里的羸弱的老兵,只会夸耀当年之勇,全然忘记力量与技巧早已离他们而去。

他们躲在尘埃之殿,阅读腐朽的卷轴,啜饮夜影之水直到双唇变蓝,口中暗示自己具有可怕的力量,但跟前人相比,他们不过是空壳子。”

“那魁晰呢?”她又问。

“那个女人......”商人眼里闪过敬畏之色,讷讷道:“她来自阴影之地的亚夏,俗话说‘宁肯吞下毒蝎子也好过相信黯影之子’,她的力量只会让她更加危险,卡丽熙,你可别相信她。”

如此,丹妮也搞明白预言她存在的人是谁了。

不是一直对她侃侃谈论玄学怪术的男巫俳雅,而是低调得让人忽略其存在的魁晰。

那个女人不简单。

寻找到机会,丹妮将自己的骆驼向戴着木漆面具的女人靠过去,小声问:“魁晰小姐,你懂预言之术吗?”

既然有骆驼可以骑,丹妮当然要解放自己的小银马了。

魁晰不仅戴着木壳面具,外面还缠了一圈阿拉伯巾,她的脑袋向丹妮方向转过去,完全看不出眼神与表情。

“丹妮莉丝,亚夏之地的人不流行叫‘小姐’。”她嗓音清冽地说道。

“好的,魁晰法师。”丹妮打蛇上棍,“你能预测我未来的能否再生一个孩子吗?唉,我可怜的雷戈,他......那个叫弥丽的巫魔女诅咒我,说我的子宫再也无法孕育生命。”

说着说着,她的眼眶泛起水润的光泽,脑袋也伤心地偏移过去。

魁晰顿了顿,终于说出一句让丹妮忍不住在心底欢呼的话,“请抛开过去的忧伤,未来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至于孩子...唉,我无法预言这种事。”

“为什么?你都没见过我,便知道我孵出了龙,还停留在白云城?”丹妮似乎不想让人看见她哭红的眼睛,也拉起脖子上的丝巾往自己脑壳上缠了几圈。

魁晰说道:“预言是一种难以捉摸的魔法,泣血之星出现时,我察觉到魔法的力量在快速复苏,如海潮席卷堤岸上的城镇。

于是,我睁开眼睛,努力去看清这个世界,最本质的世界。结果我看见你在荒原上驯龙。所以,你明白了吗?”

“不太明白。”丹妮老老实实道。

“凡人畏惧并诋毁魔法与巫术,其实那是一种普通人没资格学习的智慧。本质上,它就像看见东方地平线染上绯红,便可知太阳即将升起一般简洁,明了。”魁晰看向丹妮,似乎在询问这下是否明白了。

“可能我就是没资格掌握那种智慧的普通人吧。”丹妮苦笑,她还是没听明白。

“呵呵呵,普通人能让这个世界再次掀起魔法潮汐?”魁晰竟然笑了。

接着,她第三次解释道:“我看见东方的天空被晕红,所以知道太阳即将升起。如果我看不见,或者不去看,那我什么也不知道。

所谓预言,只是世界将信息展现在我眼前,然后我去看了,我便知道了。

关于你能否再生孩子未来,与之相关的信息要素从未出现过,无法归纳,无法揣度,所以我也不知道。”

这一次丹妮大概明白了,预言有点像大数据分析,不过预言家除了自己搜集信息进行归纳之外,泛世界意识也会在冥冥中给他们传递模糊的消息。

龙为这个世界带来魔法,影响力太大,如同海潮汹涌,所以魁晰可以清晰看见“海浪”,进而看见波涛之上的始作俑者,丹妮和她的龙。

而孩子的事,也许对未来有大影响,但在此时,“海潮”还未掀起波澜。

魁晰眼前,海面平静无波。

除非有更强的存在,视线可以穿透海水,见到大洋深渊汹涌的暗潮。

比如,绿先知。

“你能不能教我魔法的知识?”丹妮用期待的眼神看这魁晰问道。

“可以,你可以随我去亚夏,那里有你需要的全部知识。”魁晰用一种“就等你说这句话”的语气快速答道。

丹妮踟蹰了,也猛然间惊醒过来:没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你好,除非他爱你。

显然魁晰绝不会爱她,那她爱谁?

她的龙!

“我乃风暴降生的龙石岛公主,复兴坦格利安家族的王朝是我的责任与使命。我的目标在西方,西方的维斯特洛,不能南辕北辙。”

这一刻,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慕容复与她同在。

慕容复说要光复大燕,谁能不信?

魁晰理所当然地信了。

于是,她又恢复之前沉默寡言的状态,似乎丹妮不去亚夏,她便不再理睬她。

魁晰的路子走不通,丹妮只得去找备胎。

“大男巫阁下,听说魔法咒语是独立交流语言之外的特殊语言?”这一次她没有顾忌,没有等其他人不在的时候偷偷询问,大家吃完饭准备休息之际,她直接大声问了出来。

男巫俳雅?菩厉很喜欢与丹妮说话,除了夸耀魁尔斯的伟大与繁荣,便是讲一些稀奇古怪、让人难以分辨真伪的巫师故事。

此刻听了丹妮的问题,他很高兴地说道:“卡丽熙,您有探索神秘知识的勇气与智慧。没错,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涉及神秘力量的职业,比如缚影士,男巫,炼金术士、月咏者、红袍僧、黑暗术士、死灵法师、云空法师、火术士、血巫、拷问者、审判骑士、毒剂师、女祭司、夜行者、易形者......”

大男巫如数家珍,一口气说了几十个魔法职业,丹妮张大嘴巴,都听傻了。

这到底是低魔低武的冰与火的世界,还是说她来到费伦大陆的一个“博德之门”?

俳雅喘了口气,道:“您的先祖所在的瓦雷利亚,也有自己的血魔法体系,基本上每一个有真正力量的神秘学体系,都有一套自己的魔法语言,也即是咒语。”

“为什么大家不共用一套咒语系统?”丹妮不解道。

“这......”男巫蓝色嘴唇开阖,表情犹豫,“也许各家巫师派系的发源地不同吧,就像我们男巫与瓦雷利亚血巫,两个不同文明,语言也不一样。”

这话完全狗屁不通,即便两个隔着10万光年的文明,他们研究出的物理公式也会一摸一样,他们的数学课上,依旧是“1+1=2”,真理也许不会永恒不变,却必然有一定的共同性,哪能像他说的那样随意。

除了他们没掌握真理,他们的咒语无法涉及世界本质,是个欺世盗名的玩意儿。

似乎看出丹妮的想法,魁晰说话了。

“这是什么?”她握着一根木头对着丹妮问。

那就是一根表面磨得光滑的黄褐色短棍。

她将自己看到的老实说了出来。

魁晰点点头,有将手掌对准乔拉,“这是什么?”

“一个男人?”乔拉迟疑道。

魁晰又点点头,第三次将掌心对准马人侍女伊丽,“这是什么?”

“一个女人?“伊丽惧怕地看了缚影士一眼,弱弱说道。

当魁晰将掌心的木头朝向阿戈时,他说是一只狮子。

最后,魁晰将掌心完全摊开,火把的映照下,可以看见白皙的手心立着一座小巧精致的木雕,一个身子三颗脑袋,怒吼的短发战士,面容温婉的长发女人,龇牙咆哮的雄狮。

这下丹妮明白了,魁晰之前对每一个人,只展露了雕像的一部分,所以四个人做出四种不同判断。

“现在你明白了?”魁晰木壳面具对着丹妮,火光下反射明暗不定的红光。

“最伟大的魔法师也无法掌握全部的真理。”丹妮点头道。

简单来说,就是巫师界的“盲人摸象”。

乔拉突然问道:“男巫阁下,你刚才说的易形者,是不是指曾经的森林之子?”

每一个北境人都是在易形者的恐怖故事中长大的,他们也许没听过月咏者、云空法师那样的名号,易形者却如“鼠厨师”一般让人印象深刻。

“曾经?”男巫摇头失笑,“安达尔人,我明白你们的想法,森林之子是传说,易形者也是传说,世界就像你们家学士期望的那样,没有一丝奇迹的力量。”

“他们已经消失几千年了。”乔拉皱眉道。

“他们从未消失,只是被你们刻意隔绝、遗忘。当我从亚夏离开,前往西方寻找命运的方向时,还从一位易形者手里购买过魔药材料。他的猎鹰可以采摘山巅之上的红莲花。”魁晰冷淡道。

“易形者都跑亚夏去了?”乔拉惊讶的同时也大大松了一口气,似乎在感慨:妖魔鬼怪都离开了,真好。

丹妮却不淡定了,她明明记得,《权利的游戏》里明确说过,易形者是旧神的专属。

怎么可能会有维斯特洛大陆之外的易形者?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二次全体代表大会 主目录 下一章 魁尔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