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面见王族 主目录 下一章 魔法复苏

第47章 我很遗憾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20-01-01

前几天丹妮去记忆神殿翻阅了魁尔斯的历史。

从厚厚的羊皮书籍中,她得到三条重要信息:第一,以魁尔斯为中心的世界地图,从而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全貌;第二,与白云城有关的猜测得到证实。

瓦雷利亚还没毁灭时,奴隶湾有连接瓦雷利亚各大城邦的瓦雷利亚大道。

瓦雷利亚大道由魔法配合岩浆熔炼而成的整体结构的石道,比现代高速公路更宽、更坚固,通过它和西大陆的诺恩河流域,几乎将所有城邦连接在一起。

要想富先修路。

再没有比瓦雷利亚大道更安全高速的通道,那时候商人多走“远东——玉海——魁尔斯——白云城——奴隶湾——瓦雷利亚大道——世界各地”这样的路线,所有才有白云城那样的荒漠奇迹。

丹妮有一点猜错了,她看到的干涸河床并非天然的,而是一条人工河。

瓦雷利亚人驱策奴隶从拉札河源头挖出的人工河,近千公里,穿过两座白城,直到第三座白城为终点。

三百多年前,瓦雷利亚毁灭在大灾变中,整个长夏之地都笼罩在诡异的诅咒中,从奴隶湾到瓦蓝提斯的瓦雷利亚大道成了人人惧怕的恶魔大道。

如此,流传千年的东西方‘丝绸之路’就此终结,商人只能通过海船避过瓦蓝提斯到魁尔斯的道路。

白城没了存在价值,每隔几年便需要大量人力修整的河道也渐渐干涸。

百年不到,实力衰弱到极点的白城,便覆灭在路过的马民手里。

唔,言归正传,丹妮从记忆神殿得到的第三条信息与瓦雷利亚有关。

瓦雷利亚龙王抓奴隶都抓到远东的鸠格斯奈平原了,又怎么会放过身边的魁尔斯?

巨龙临城之日,古老的魁尔斯王族灭亡,只留下一位公主成为一名瓦雷利亚龙王的妻子,他们两人便是如今丹妮身前王族的祖先。

丹妮猜测,王族一定对她的巨龙既垂涎三尺,又忌惮万分。

作为龙之母,她有能力成为下一任魁尔斯王族的祖先,就像当年龙王做的那样。

所以,丹妮对上首的王族请求道:“不朽之城魁尔斯的伟大统治者,我向你们请求,借我一支舰队,让我能够回归日夜思念的故乡吧,维斯特洛的人民会感激你们带回他们的女王。”

说到最后,她抹着眼泪哀伤地哭泣起来。

魁尔斯的洋葱,真给力!

有点尴尬,偌大的殿堂里,她细碎的哽咽竟然产生了回音,实在是太空旷,也太寂静了,都没人给她一个回应。

“呜呜呜......”也许王族们也觉得如此冷场太过尴尬,高台上传来呜咽的哭泣声。

还是那个托儿。

收了丹妮777枚金辉币的温德罗。

“丹妮莉丝,你的言辞真让人感动,你的情感深深触动了我。”他抹泪道。

丹妮睁大眼睛,期待他说下去,能送她几十艘军舰那便太棒了。

“但我醉心于音乐,对经商不感兴趣,不像十三巨子他们,个个拥有庞大船队,我虽富可敌国,却没有你需要的大海船。”

丹妮心凉了半截,你个王八蛋,都说自己富可敌国了,还如此吝啬。

“卡丽熙,你的服饰,你的礼仪,你说话的方式,都让我动容。”另一个收受贿赂的王族,人称“优雅的艾耿”用带着哭腔的语调,委婉拒绝道:“我是一名王族,但我更是一名诗人,对你的遭遇我愿赋诗一首。”

说完,便一边流泪,一边用抑扬顿挫的古瓦雷利亚语念诗。

诗歌的内容大致讲述一位古老王国的末代公主,如何经历千难万险,最终却又幸运无比地得到众多臣民拥护,打倒篡夺者,成功迎娶大帅逼王子,成长为一代女王。

虽然不能派舰队送丹妮回去复国,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满足她的梦想嘛!

“呜呜呜,太让人感动了,我也愿祝你马到功成,七国的女王陛下。”很多人第一次发声......呃,便是拒绝。

有人学着艾耿他们,用委婉的话语拒绝,有人依旧默不作声,无声的拒绝。

不知何时,一直安静垂手站在台阶左下角的胖子总管,突然向中间横移几步,既没打扰到五米高台上的王族,又刚好让丹妮主意到自己。

丹妮瞥见他对自己悄悄打手势,示意今日的请愿活动到此结束。

what?这就结束了?

即便不送几艘军舰,也该有回礼吧?

她前前后后可是打点了一万多辉币呢。

为了筹钱,她还将访客送的礼物变卖大半。

这魁尔斯的王族还真是一群极品,宾客礼仪全然不顾,完全一毛不拔啊!

丹妮心里把王族祖宗十八代都咒骂了个遍,面上依旧哀哀期期,抹着泪向王族表示感激,然后礼貌地请求告退。

出了宫殿,又在偏殿的演武场等了一个小时,天色渐暗时,三条龙落在她身边,被她重新箍上锁环,一队人顺着来时的路径,离开千座之殿。

中午她乘坐牛车过来时,因为太阳高挂天穹,天气太过炎热,街道行人稀少,此时临近黄昏,宽敞的车道也被摩肩接踵的人群堵塞。

前方的乔戈不得不一边将鞭子在空气中抽得“噼啪”作响,一边在马背上大声吆喝,“让路,你们这些奶人,都把道路让开!给龙之母让路。”

可他生涩的瓦雷利亚语只能吸引无数人好奇的目光,对改善此时拥堵的环境没有半点影响,牛车只能一步步往前蹭。

大商人札罗对此似乎司空见惯,悠闲地斜倚在凉爽的麻将席子铺盖的靠背上垫,将红宝石般的葡萄酒倒进一对相配的翡翠黄金高脚杯里,稳健地递给对面的丹妮,“我的爱之光啊,我看到你的红肿的眼眶写满深深的失落,他们拒绝你了?”

丹妮接过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半,“你慧眼如炬,洞察事务的真相,没错,王族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我。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要帮我,纯粹是因为对龙的好奇和自身的无聊才把我叫去的。”

札罗闻言脸上没出现半分意外之色,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随口问道:“他们都说了什么?”

“温德罗说自己没船,帮不了我,‘优雅的艾耿’哭着为我朗诵了一首诗,拿了我500辉币的马索斯连拒绝的话都懒得说。”丹妮叹口气,问道:“我能让乔拉爵士找他把钱要回来吗?”

“唉,这几个魁尔斯人真无信用,没信誉的人在商界无法生存,魁尔斯却是最大的商贸之都,所以王族的权势越来越低微,名声越来越差。”札罗轻蔑嘲讽了几句,又郑重看向丹妮,告诫她道:“索回礼物之事,休要再提——如果你不希望某天晚上‘遗憾客’会潜进我的宫殿,趁你熟睡时谋害你的话。”

“遗憾客......”丹妮点点头,不再提找马索斯要钱的事。

魁尔斯人除了动不动就掉眼泪,将落泪视为文明人的标志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彬彬有礼。

魁尔斯杀手杀人时,也非常有礼貌地对被害人说“我很遗憾”。因此,那个历史悠久的杀手团体以“遗憾客”的名号闻名于世。

唔,自以为是的彬彬有礼。今天下午在千座之殿的遭遇可不让丹妮觉得魁尔斯人有礼貌。

“嗷,我的爱人,你也别太伤心,你今天的遭遇并非独一份。”札罗左右手臂大大张开,搭在软榻椅背上,勾在右手两指间的酒杯轻轻晃动,“魁尔斯有句俗语,从王族那儿要钱,比给法罗斯的石牛挤奶还难。

你知道法罗斯吗?位于玉海的一座岛屿,那里的人崇拜石牛,是不是很奇特?

如果你愿意嫁给我,我的豪华游艇可以带你去那里游览当地风景名胜。事实上我的商队遍布玉海各地,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我们去夷地旅行,还可以去寻找诗人口中的梦中之城,可以去鸠格斯奈平原,用死人的头颅啜饮智慧的美酒......”

“我要航向维斯特洛,用篡夺者的头颅啜饮复仇之酒。不如你和我去君临吧,落日大陆的风光比玉海更美丽,更神秘。”丹妮对他眨眨眼,笑眯眯道:“除了惊世骇俗的塞外长城,听说极北之地还有异鬼呢!

你知道异鬼吗?能给世界带来永夜的可怕魔物,比那什么石牛有趣多啦!”

“让异鬼来吧,永夜也不如再次被您拒绝更让我心寒。”胖子抹了把脸,竟又从眼睛里挤出几滴泪珠。

果然,每个魁尔斯人能在任何情况下流泪。

“我已经告诉过您很多次了,我是一名商人,所有的商人都是和平主义者,战争是稳定贸易的杀手。我们也许会期待别人战争,但自己却从不参与其中。

而且,我想不通君临那个铁椅子有什么好,听说它是您先祖用几千把剑熔炼而成,又冷又硬又锋锐,简直是个铁怪物。

你都不怕那些参差不齐的尖刺划破您健美的臀部吗?”商人也再一次拒绝了丹妮。

“轰!”

车外的街道上,无数市民突然一起发出一声大喊,巨大的声浪似乎要将丹妮座下的牛车掀翻。

“嘎吱——”牛车也在此时猛地停住。

“发生了什么事?”丹妮隔着纱帘大声询问。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面见王族 主目录 下一章 魔法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