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夜行者厄拉松 主目录 下一章 幻影龟(2020新年快乐)

第50章 玻璃蜡烛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20-01-01

丹妮并没立即答应札罗去见厄拉松,当晚她询问过乔拉建议时,骑士劝她不要和那些神秘人士打交道。

“爵士,这里不是魔法荒漠的维斯特洛,我也想对巫师敬而远之,可你经常上街,街头巷尾到处都有火法师,男巫,祭祀等人的身影,躲不掉的。”她叹息道。

即便七神教义下的极西之地,维斯特洛,此时也正在经历一波波前所未有的魔法事件冲击。

屡次被人杀死的贝里伯爵又屡次被人复活,红袍女用阴影之子隔空杀人,水蛭诅咒,都快在水里泡烂的凯特琳复活......

还有预言,预言技能的学习门槛低得可怕,这个世界似乎是个魔法师都会预言,未来即将发生的大事件几乎都被人成功预言。

在如此奇幻的世界,敬鬼神而避之的念头是不行的,避不开啊!

于是丹妮直接问他厄拉松性格如何,可不可信。

“札罗没说谎,相比探寻世界的真理,厄拉松更乐于享受舒适的生活。他的威胁度远比那个俳雅要低,如果他允许我们陪你一起去,应该不算太危险。”

“当然,最好的选择还是不要去,不要与任何男巫交流。没有接触,没有血液与毛发,巫师也难以伤害到其他人。”

到最后,乔拉爵士再次劝了她一次。

丹妮没有接受他的劝告,理由很简单,无法躲避。

蓝礼难道主动与巫师打交道了?

还不是被“鬼娃”一刀断喉。

维斯特洛拼命打压神秘力量人士,在厄索斯大陆几乎为常态的火法师、红袍祭祀,七国人民压根没见识过,可异鬼危机偏偏在北境爆发。

老莫尔蒙带领一群守夜人离开长城,去塞外打探异鬼的动向,结果只有山姆一人知道龙晶可以对付异鬼。

即便山姆,也是临时抱佛脚,刚刚从守夜人图书馆里翻找出来的信息。

拥有巨龙作为终极武器的丹妮,没必要强求掌握魔法与巫术的力量,但对那些神秘力量她至少有一定认识。

按照约定的时间,大概夜晚八点,丹妮与札罗坐着牛车,在乔拉等人的护送下,穿过四条街,两个灯火辉煌的夜市,来到城西小商人集聚区。

“厄拉松虽比男巫正常太多,但对我们来说,他依旧是个古怪的家伙。”札罗移动肥胖的身体,踩着踏板从马车上走下来。

他一边走一边笑呵呵地说:“几乎没人在白天见到过他,倒是凌晨之后,常常有人在街头、广场喷泉、码头,见到他裹着灰色巫师袍的身影。”

“所以他们都叫我夜行者。”

丹妮揉了揉眼睛,原本紧紧关闭的镶红铜紫木大门已经大大敞开,门口站在一位半长黑发的中年人。

典型魁尔斯奶白皮肤,长长的马脸,代表男巫的蓝色嘴唇,鼻子左侧穿了一颗黑珍珠,在惨白的脸蛋映衬下异常显眼。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丹妮张大嘴巴,心中骇然。

她动作敏捷,最先跳下马车,视线一直没离开几步外的大门,前一刻木门紧闭,一眨眼、一晃神的功夫,主人已经出门迎客了。

“哈哈哈,龙之母,你是奇迹的源头,不该为这些许小伎俩惊讶才对。”厄拉松大笑道。

“巫师的小花招,没什么大不了的。”札罗摇头晃脑,一脸淡然,“与魁晰那个暗影之子相比,他连学徒都算不上。”

商人说话很不客气,夜行者却没生气,“整个魁尔斯,除了圣殿内可能存在的不朽者,谁能说自己比魁晰更强大?”

“欢迎你,龙之母,你能赏脸驾临寒宅,实乃鄙人一生中最大之荣耀。”厄拉松很绅士地行了一礼,朗声道:“为了表达感激之情,今晚我会竭尽全力为您展示魔法的力量。”

说完,他便“啪啪啪”连续拍了三下巴掌,在丹妮等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中,他伸出右手做邀请状,“请跟我来。”

带着疑惑,丹妮踏上阶梯,迈过门槛。

“天呐,好美!”她忍不住惊呼出声。

大门后是一条红色石板道,两米宽的石道两边各开辟了一片花圃,里面长满很像高粱的植物,细细长长,两米多高,它们的茎秆如白色不透明的玻璃,顶端褐色叶子泛起幽蓝色的微光。

行走其间,好似来到一个魔幻的世界,丹妮沉醉在奇异的美景中不可自拔,脚步也不自觉缓了下来。

“鬼草?!”乔拉爵士却骤然变色,惊呼出声。

“锵锵锵!”血盟卫先是一愣,便立即拔出弯刀,上前将丹妮牢牢护在中间。

“别激动,这是男巫的宅邸,鬼草也不过是一种风景植物。”夜行者淡笑道。

“卡丽熙,这是诅咒之地,我们得赶紧离开,只有被诅咒的灵魂才能让鬼草放出微光。大家都知道。”阿戈大声道。

“大家都知道。”拉卡洛应和道。

“鬼草是不详之物,当它覆盖世界的那一刻,其它生命将彻底终结,大家都知道。”乔戈喊道。

“冷静点,如果鬼草那么可怕,魁尔斯人会允许它存在吗?”丹妮推开阿戈与拉卡洛,继续往前行走。

“龙之母,你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智慧。”厄拉松恭维一句后,解释道:“马人之所以恐惧鬼草,不过是因为这种植物侵略性极强,凡是它们存在的地方,其它植物无法生存,而牛马又无法以鬼草为食......”

“呵呵,你的野蛮人还称呼海水为毒水呢,凡马儿不能喝的水都是毒水,马儿不能吃的草都是被诅咒的草。”

厄拉松虽说的很有道理,可丹妮不喜欢他贬低马人的语气。

“如果鬼草只是普通植物,那男巫大人为何将它种在自家花园?”

“唔......”厄拉松深深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没错,鬼草一点儿也不普通,它是天然的魔潮‘水位仪’。

魔力潮汐涌来,鬼草开始生长,世界的魔法力量退潮,鬼草枯萎,并无法再次发芽。

鬼草的生长情况由世界的魔力水平决定,马人对它可能覆盖世界的担忧,完全没必要。”

丹妮惊奇摸了摸白琉璃一样的茎秆,没有任何异样的感受。

“你进门前拍巴掌...做了什么?”她问。

“为它们施加诅咒之力,”厄拉松笑得古怪,“新死的灵魂让它磷光闪闪。”

“呃......”

厄拉松没有客套,直接将丹妮一行带到自己实验室。

乔拉与马人对那些瓶瓶罐罐敬畏不已,丹妮却面色古怪,有种来到化学实验室的错觉。

玻璃烧杯、量筒、量瓶,褐色的试剂瓶,铁质的蒸馏架,古怪的加热...灯?

“这是什么灯?“她指着如小号液化气坛子似的加热装置,好奇问道。

“次级野火试剂。”

“野火?”乔拉大叫一声,赶忙将丹妮拉着后退几步,嚷道:“七层地狱啊,你疯了,把野火随随便便放在桌面上?就魁尔斯炎热的温度——”

厄拉松打断他道:“就魁尔斯炎热的温度,它早该爆炸了。可如你所见,我的魔药实验室依旧完好。”

“难道你找到更稳定的野火配方?”乔拉悚然。

野火是个什么玩意儿呢?

野火=低配版的天照

除了需要氧气,它具有天照可以在任何物体上燃烧并烧尽的特性。

如果不是极其容易燃烧,在移动中又极度不稳定——易爆,冰与火世界战争模式早已发生改变。

嗯,进入‘热’武器时代。

如果厄拉松研究出在炎热夏季也不燃爆的野火,那魁尔斯便可称霸世界了。

“坛子里加了冰。”丹妮摸了摸灰铁打造的坛子说道。

“是的,每次使用时,取出一部分放在燃烧皿里。”厄拉松随意说了一句,便神采奕奕指着大理石底座上的那根乳白色玻璃棒,说道:“野火的生产虽也与魔力潮汐有关,但它终究不过是杂耍艺人的把戏,玻璃蜡烛才是法师超凡力量的体现。”

“玻璃蜡烛?”

那是一根超过一米长的扭曲玻璃棒,乳白色,不透明,插在半米高的方形石台上,外部看不出任何稀奇的地方。

丹妮疑惑道:“它有什么用?”

“你看好了。”厄拉松神色郑重走到玻璃棒前,用尖锐高亢的声音念叨丹妮听不懂的话语......那是属于男巫的咒法语言。

“哇!”

昏暗的实验室好似一下拉开200瓦电灯的电闸,玻璃蜡烛肆无忌惮地向天空泼洒明亮如白雪的光芒。

光芒呈现丝丝缕缕的形态,如同柳絮飘落,又如鹅毛白雪在正午烈日下飞舞,如梦似幻,恍若时空转移,来到一个奇异的光之世界。

“试着进入空冥之境。”厄拉松的声音幽幽传来。

丹妮恍惚的精神反而被他吵醒了。

你不说,我八成还真进入空冥状态了,她心里吐槽。

突然,丹妮心中一动,灵魂无视几条街的距离,找到府邸的黑龙。

“唰!”

她进入龙灵模式,黑龙的灵魂与她融为一体。

但她再次将视线转移到光芒灿灿的玻璃蜡烛,“嗡——”

脑子猛地一震,眼前白色光幕模糊一下,又变得清晰,清晰地展露出一副画面:从无垠的星空往下飞速坠落,落到距离地面10米的高空又陡然停止,她来到了......

身下是一片广阔的草原,蒙古包如雨后蘑菇般密布在草原上,多数营帐已经篝火暗淡,少数几个亮着橘黄的光芒。

“迪科,我的宝贝儿子,你可真能吃。”

耳边声音响起,视野内的场景立即再次变幻,倏忽间进入一座宽敞的草帘宫殿,熟悉的宫殿,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银发女人,熟悉的白胖婴儿......

“咿呀!“含着乃头的银发男婴突然睁开眼睛,与丹妮的目光碰在一起。

“哎呦!”肩膀被人推了一下,丹妮猛地一惊,回过头,却看到乔拉正担忧地看着自己。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夜行者厄拉松 主目录 下一章 幻影龟(2020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