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到达奴隶湾(求推荐票) 主目录 下一章 善主与小翻译(给个首订吧)

第83章 无垢者(求推荐票)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20-01-17

七千年前,古吉斯帝国几乎算得上当时最先进的文明,他们繁荣强盛,几乎统治了整个厄索斯大陆。

但也只繁荣了1000年,突然崛起的龙与魔法文明的瓦雷利亚,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内毁灭了那个帝国。

与其它瓦雷利亚自由堡垒不同,吉斯帝国距离瓦雷利亚半岛太近,几乎没留下纯种血裔,此时奴隶湾的吉斯人都是混血种,他们甚至都不会说吉斯卡利语。

这会儿,那个杀马特造型的骑士就用带着口音的瓦雷利亚语对一个吉斯胖子说道:“善主大人,我帮您把人带过来。

哎,那群野蛮的安达尔人连瓦雷利亚语都不会说,您该请个好点的翻译才行。”

广场对面有一座120米高的巨大金字塔,与玛雅人的金字塔造型类似。

埃及金字塔有非常多的台阶,金字塔每一面的台阶都可供人攀爬,但阿波斯塔的金字塔台阶数多为33,故而每一级都很高。

七神信徒信奉‘7’这个数字,吉斯人认为‘33’最具有神秘意义。

120米高的金字塔,一级台阶便有3.6米高。

为了爬上顶部,会在一面大台阶上开凿一条正常的阶梯通道。

此时,底层大台阶上便摆放了一个舒适的软榻,躺着个高大的棕红色皮肤的胖子,他身穿带金流苏的托卡长袍——就像用又长又宽松拖沓的布单裹住身子,在一侧肩膀扣住,走路时,需要左手固定住袍子。

他就是克拉兹尼善主,一个大奴隶贩子。

奴隶主右手抓一根短皮鞭,对丹妮他们指指点点,左手时不时从身前案板上拿起水果与酒杯往嘴里送,身后还有一对双胞胎女孩为他打扇。

“我有最好的翻译,世界犄角旮旯的地方方言她都会说。”克拉兹尼指着身边的女童说道。

他也说的是瓦雷利亚语,不过有浓厚的吉斯口音。

丹妮他们一直站在喷泉边,等待主人的召唤,这会儿听到他们的对话,她不由疑惑道:“那家伙为何以为我不会说瓦雷利亚语?”

乔拉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淡淡道:“我故意的,希望他们以为您只会维斯特洛通用语和多斯拉克语。”

丹妮点点头,明白了他的小心机。

“喂,那个维斯特洛婊子,看下面,”奴隶商人克拉兹尼突然坐起身,对喷泉边的丹妮大声嚷嚷,“我卖肉,不卖铁,女妖铜像可不能卖!”

小翻译用略带夹生的通用语喊道:“龙之母,善主大人请你们欣赏无垢者战士的英姿。”

那女孩十岁不到,扁平的圆脸,黝黑的皮肤,和纳斯人特有的金色眼睛。

纳斯人住在靠近蛇蜥群岛的纳斯岛上,号称“和平之民”,是世界上最好的奴隶。

嗯,太过懦弱,比拉札“羊人”还老实。

丹妮一来到这便看到无垢者了。

在广场左侧站着一排排戴着尖刺头盔的士兵,他们排成十列,每列一百人,身形笔直像立军姿,脸庞好似花岗岩雕刻,烈日之下没有半分活泼的生气,眼睛以毫无情绪,直勾勾瞪着前方,对旁边的丹妮一行人毫不关注。

“他们站得很整齐,但这不能代表战力,我想详细了解他们的训练情况。如果只训练排队、站军姿,对我也没啥用。”丹妮走到台阶之前,笑着对那个小姑娘说道。

偏平脸的小黑妹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对自己的主人说道:“维斯特洛女人对他们很满意,但没有赞扬,似乎想要压价,她还想知道无垢者是如何被训练出来的。”

“维斯特洛猪都这么无知吗?”善主大人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抱怨道:“她那个野蛮人丈夫难道没告诉过她‘3000无垢者保护科霍尔’的故事?”

400年前,古瓦雷利亚在大灾变中毁灭,厄索斯大陆的政治局势也跟着发生剧烈变动,除了各大自由城邦纷纷宣布独立之外,东方的游牧民族多斯拉克人在毫无制肘之下渐渐扩张势力。

一个名叫特莫的卡奥带领自己的卡拉萨代表马人,第一次西进诺恩河大平原。

一路上,两万咆哮武士烧杀抢掠,横扫他们路过的一切城市。

最终,他们穿过科霍尔森林,停在科霍尔城下。

特莫卡奥以轻骑兵的马人骑队肛翻科霍尔人的重骑兵,吓得亮帜团与次子团两大佣兵组织连夜潜逃。

就在城池被破前几小时,科霍尔从阿波斯塔订购的3000无垢者终于赶来。

阿波斯塔距离科霍尔何止一万里,都没休息片刻,3000轻步兵vs20000弯刀骑兵的战役立即打响。

最终多斯拉克人战死12000人,只有皮甲护身的无垢者战死2400人,特莫卡奥与他的儿子们、血盟卫们全部战死当场。

剩下的8000马人依次走到依旧傲立战场的无垢者面前,主动割下脑后的辫子丢在无垢者战士脚下表示认输。

(ps:这个事儿在《冰与火之歌》中是真的,但个人感觉作者当时喝酒喝多了,脑子糊涂了。连重骑兵都肛翻了,却打不过轻步兵,双方都是刚正面,没有使用计谋,骑兵以逸待劳,步兵万里急行军......这怎么可能嘛?岳爷爷的岳家军都打不出这样牛掰的战役。)

科霍尔保卫战几乎成了无垢者的宣传片,别说厄索斯大陆,即便狭海对岸的维斯特洛,也把这事编入传奇故事集中广为流传。

克拉兹尼裂口血盆大口,对丹妮夸张地一笑,“告诉她3000无垢者保卫科霍尔的故事,让她大吃一惊。讲快点,奴隶。喔,这天气真是太热了,难道永夏已经到来?”

小女奴惟妙惟肖,语气生动地将故事讲了一遍,最后总结道:“尊贵的客人,请您放心,无垢者在长矛、盾牌、短剑上的造诣无与伦比,这点世人皆知。”

丹妮侧头小声对乔拉吐槽道:“那个特莫卡奥怎么回事?马人几辈子的脸都被他丢干净了。”

她非常了解咆哮武士,绝对的武艺精湛,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他们,弓马娴熟,还悍不畏死,几乎是最强轻骑兵。

她一直以为只有维斯特洛铁甲重骑能克制他们,但......

再看看旁边木桩子一般站在那的无垢者,头上戴着锥形青铜盔,上面有根30cm长的尖刺,有点像清朝将军的避雷针头盔,身上只穿着无袖皮甲,腰间插着一柄40cm长的短剑,左手腕绑着一面1米直径的包皮木盾,右手杵着长矛。

标准的轻步兵打扮。

怎么去肛来去如风、射箭如雨的马人骑兵队伍?

“我猜测特莫第一次见到无垢者,有些轻敌,他八成让骑兵去直接冲击无垢者的盾牌长枪阵了。”乔拉斟酌着说辞。

3000无垢者保卫科霍尔是史实,而非虚无缥缈的传说故事,当时人家肯定打了胜仗,否则今天哪还能看到科霍尔城?

白胡子摸着胡须,叹道:“马人太直接,特莫卡奥第一带头发起冲击,也就是说,他可能第一波就战死了。

剩下的战士不懂变幻阵型,一波又一波地冲击......换成其它军队,可能在伤亡达到两成时便崩溃了,偏偏对方是无垢者,他们即便战死只剩一人也不会后退,不会恐慌。”

克拉兹尼用手里的短鞭敲了敲女孩的小脑袋,烦躁问:“那群野蛮的猪猡在说什么?”

“那两个仆人在向客人夸耀无垢者的勇猛。”小翻译说道。

“哈哈哈,还算他们有点见识,让他们慢慢说,那小婊子越动心,等会儿购买的奴隶就越多。”奴隶主大笑几声,拍拍巴掌,唤来一群丝衣丝裤青年女奴,她们走到丹妮等人身侧,为他们撑起丝绸斑纹遮阳伞。

遮阳伞也没啥用,奴隶湾的天气特别炎热,自黎明开始便日头火辣,骄傲广场厚厚的红砖被烘烤得发热发烫,透过厚厚的鞋底,也能感觉到脚下传来的热量。

一波波热气晕晕升起,令广场周围的阿斯塔波阶梯形金字塔看起来好似海市蜃楼一般。

“无垢者,我的好奴隶!”克拉兹尼高举手中的银鞭,大喊道:“放下盾牌与长矛,脱下皮甲,让维斯特洛女人好好见识一下你们精壮有力的身子。”

“哗啦啦!”

一千泥塑石刻般的战士一下子就“活”了过来,他们整齐划一地弯腰放下盾牌与长矛,快速解开身上皮甲与丝裤,只剩腰胯缠绕的白色亚麻布和头上的避雷针头盔。

很快他们又站直身体,以便维斯特洛女王仔细检视。

丹妮还真去仔细看了看,果然都有结实颀长的身躯。

同样是太监,贝沃斯有个孕妇一般的大肚皮,他们却个个四块以上的腹肌。

奴隶女孩告诉她:“以身材、速度和力量为选拔标准,他们自五岁起接受训练。每天从黎明一直练到天黑,直到熟练掌握短剑、盾牌和三种长矛的技巧。

训练极为严酷,三个男孩里只有一个存活,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关于无垢者有个说法——从赢得尖刺盔的那一天起,最艰难的生活便已过去,从今往后任何使命都不及当初的训练那样严酷。”

克拉兹尼不会通用语,但还是不懂装懂地边听边点头,等小小翻译说完,他得意洋洋说:“告诉那个失去王国的女王,我的好奴隶们从昨天便站在那儿了。

一天一夜,既没进食,也没喝水。

跟她说,只要我不下令解散,奴隶们会一直站立不动,直到倒下为止;跟她她,即使九百九十九个倒在砖地上死去,最后一个仍会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他自己的死亡降临。跟她说,这就是无垢者的勇气。”

等那面容严肃的小翻译讲完,白胡子愤怒用那根硬木拐杖猛跺地面,并压低声音对丹妮说:“那不是勇气,而是疯狂。我们走吧,这里的人都是一群疯子!”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到达奴隶湾(求推荐票) 主目录 下一章 善主与小翻译(给个首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