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惩罚广场(求订阅) 主目录 下一章 斗兽场里的禽兽

第94章 收获一只小黑妹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20-02-07

即便万分鄙夷吉斯人的奴隶贸易,但来自现代社会的丹妮也不得不承认,吉斯人在建筑学上的造诣堪称绝世。

进入金字塔之前她一直以为其内部石厅一定阴暗潮湿,空气污浊,逼仄脏乱。

却不想顶层会客室足有200平米宽广,粗大石柱支撑的天顶,涂满色彩明艳的图绘,四面倾斜的墙壁,开有明亮的玻璃窗,阵阵微风从隐藏在四周的通气空进入大厅,带来上层庭院的花果香味。

阴凉,清爽,光亮,华丽,整洁,这是一座华丽的宫殿!

上首一排八个巨大的木头椅子,坐着八个粗壮肥胖、琥珀色皮肤、宽鼻子、黑眼睛、黑红直立的头发的吉斯人,丹妮差点看花眼,以为克拉兹尼用了影分身之术。

幸亏他们的托卡长袍并不一样。

在阿斯塔波,只有自由人才准穿托卡长袍。

弥林、凯渊的吉斯人也流行托卡长袍,在魁尔斯,女人穿一种变种的托卡长袍,又叫“魁尔斯长袍”。

吉斯人与魁尔斯人的托卡长袍都要露出一个胸部,女人也露(原著中,丹妮莉丝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晃荡一个可爱的小米米)。

魁尔斯长袍类似于无袖连衣裙剪断一侧肩膀上的布带,吉斯人的托卡长袍更像一种礼仪配饰而非衣服——选择最华丽的布匹披在一侧肩上,一只手将下摆固定在另一边腰侧,必须一直扶住,免得长袍从身上掉落。

托卡长袍上的流苏代表身份地位。

此时阴凉客厅内的八名善主,资格最老,也是此间主人的格拉兹旦,有大颗白珍珠流苏,克拉兹尼等五人为金线流苏,最后坐在两侧的奴隶主披着银丝流苏的托卡长袍。

有弥桑黛在一边小声提醒,丹妮总算与八个商人一一见礼完毕。

主人格拉兹旦身后有六个仆人,其余每位善主身后也都站着两三个奴仆。

礼毕,格拉兹旦的奴仆为丹妮搬来两把紫木椅子,比善主们的椅子要低矮一半。

丹妮这边来了不少人,白胡子,贝沃斯,乔拉,三名血盟卫,姬琪与伊丽,还有攸伦。

多莉亚与魁洛留在船上看守三条龙。

“陛下,善主大人说,另一个椅子为攸伦爵士准备的。”弥桑黛小声提醒道。

小姑娘有点怕满脸烧伤疤痕的攸伦,都不敢正眼看他,偏偏鸦眼还对人家“邪魅”一笑......

等两人就座,格拉兹旦用略显生涩的通用语问道:“维斯特洛人,你们为何要购买那么多无垢者?除了8600个训练完全的无垢者,还有5000太监未通过考验呢!”

“善主大人,你可否知道维斯特洛如今的局势?”丹妮不答反问。

“听说很混乱,几个国王为了一把满是尖刺的铁椅子打成一团。”格拉兹旦嘲讽道。

“他们其中任何一方,都至少有一万战士。而泰温·兰尼斯特之富有,连魁尔斯人都知道,他曾经借给铁王座300万金龙。”

“哇,真的假的,300万金龙,差不多快1000万金辉币了,能买好几万无垢者呢。”

“应该是真的,听说泰温公爵拉的屎都是黄金。”

“想不到那些西方蛮子这么有钱。”

奢豪的善主们也被震惊了,都交头接耳谈了起来。

丹妮扫视众善主一眼,道:“大家现在明白了吧?我的敌人太强大,别说八千六百个无垢者,即便再多两万,我也没把握夺回属于我的王国。

换句话说,并非我要买13600个太监战士,而是你们只有13600个战士卖给我。”

她的话太有道理,八名善主都沉默了。

以他们的狂傲,也不敢宣称8000无垢者能横扫七国。

压根办不到。

“我们不能出售未完成训练的男孩。”突然,右侧那位银流苏的格拉兹旦对其他人说。

“我们是奴隶商人,只有客人付钱,我们有为什么不能卖的?”一位金流苏的胖格拉兹旦道。

第三位格拉兹旦冷笑道:“他们没杀过婴儿,还不是无垢者,若将来在战场上表现不佳,必定损坏我们的名声。

而且,我们不止她一位买家,还多人都等着收货,可无垢者的训练周期至少10年,全部卖掉,阿波斯塔便有10年的空窗期。

呵呵,十年啊!十年后说不得世人都忘了还有无垢者这么个东西。”

眼见珍珠流速的格拉兹旦面露迟疑之色,丹妮立刻大声说道:“各位善主大人,我想问你们一件事。”

“什么事?”克拉兹克问道。

“请问,我是不是阿斯塔波史上最大的顾客?”

“嗯,并不是。”珍珠流苏的格拉兹旦想了想,说道:“大概2000年前,瓦雷利亚与洛伊拿人因为贸易纷争,双方发起灭国大战。

在战争初期,骄傲的瓦雷利亚人并没太重视洛伊拿人,只有个位数的龙王参与其中。

洛伊拿人的领袖,盖林亲王,却集结了25万人的庞大军队。

大军中还跟随无数强大的水巫师,瓦雷利亚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巨龙也被射死好几只。

因为对方有水巫师,巨龙的火焰也无法伤害到洛伊拿人。

更狠的是,水巫师召唤洛恩河大洪水,淹没了维隆瑟斯——一座伟大的瓦雷利亚自由堡垒,几十万居民死在洪水中。

眼看盖林亲王兵临城下,瓦兰提斯人快吓死了,立即向我们订购了全部的无垢者,足足三万。”

丹妮被故事吸引,连之前的目的也忘了,好奇道:“三万无垢者保卫瓦兰提斯失败了?”

如果成功,这群奴隶贩子便不会再天天将“三千无垢者保卫科霍尔”挂在嘴边了。

25万洛伊拿人+会水系禁咒魔法的水巫师,可比两万野蛮落后的马人‘高大上’太多。

吉斯奴隶主白了丹妮一眼,淡淡道:“如果失败,还有现在的瓦兰提斯吗?瓦雷利亚出手了,300条巨龙,遮天蔽日。听说连洛恩河都在龙炎下蒸干河水,水巫师怎么顶得住?”

原来在那场神魔大战中无垢者只打了个酱油。

唔,《权游》中,异鬼大战中,无垢者又打了一次酱油......

“咳咳,我总算近千年购买无垢者最多的客人吧?”她又问。

“是又怎样?”

“世界人民肯定都会关注我这次行动的结果,如果复国失败,因为数量不足,无垢者被维斯特洛骑士横扫,那你们以为其他人会怎么看?”

“这......”善主们面色一变,心中立刻有了不妙的想法:如果丹妮失败,巨大的名声伤害远不是‘3000无垢者保卫科霍尔’能弥补的。

“各位再想一想,如果我复国成功,世界人民会不会传颂‘无垢者不满万,满万世无双’的故事?”

“这......”善主们面色又是一变,心中升起一个美妙的念头:丹妮成功后,“3000无垢者保卫科霍尔”的故事可以退休啦,从今往后,他们将逢人便说“一万三千无垢者覆灭七国”的伟大故事。

“我有龙,有很大几率成功。可如果无垢者太少、太不引人注目的话,人们会以为巨龙才是我成功的关键。”丹妮笑眯眯道。

“好!”格拉兹旦与七位同僚对视一眼,最终拍板道:“只要你付得起价钱,阿斯塔波的太监全部给你。”

“攸伦爵士,”丹妮靠在椅背上,姿态悠闲地一伸手,“该你出场了。”

攸伦巴拉巴拉,将如何穿过烟海,如何遇到诅咒,如何找到总督城堡,如何寻到龙蛋和铠甲,如何在意外中迷失方向,如何最终冲出风暴之墙的经历全说了一遍。

期间善主们多次出言询问,航道、特力亚城的情况等等,攸伦都一一回答。

他是真去了瓦雷利亚遗迹,并非吹牛,无论善主怎么盘问,他都能给出让他们既满意又惊叹的答案。

“我以淹神和葛雷乔伊家族的名义发誓,所绘制的海图绝对真实。”最后,攸伦对着善主郑重起誓。

“你是海盗,发誓有用吗?”有人怀疑道。

丹妮解释道:“各位可能不理解淹神的教义。传说淹神创造出铁民,便是要他们奸淫掳掠。如果不去抢劫,用正规手段赚钱,反而违背了古道、违背了神灵教义。”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攸伦右眼蓝眸闪过诡异之色。

丹妮说得都对,唯独算漏了一点。

攸伦一个逆种!

他虽为铁民却并非信仰淹神,反而多次血祭淹神的敌人,风暴之神!

攸伦能穿过烟海,能免疫诅咒,能穿越暴风之墙,全靠他用大量奴隶血祭风暴之神。

在这个奇幻的世界,血祭绝对不是迷信。

如果丹妮精通纹章学与铁民文化,她也许能从攸伦的个人纹章中发现端倪。

攸伦的个人纹章是由两只乌鸦撑起的一顶黑铁王冠,下面有着一只黑瞳红眼。

风暴之神最显著的特征便是有两个乌鸦仆人,攸伦不仅有乌鸦纹章,外号也叫“鸦眼”......

善主们又相互讨论了半个多小时,最终由格拉兹旦发言道:“一张探索瓦雷利亚遗迹的海图,的确值1000无垢者与5000太监学徒。

但我必须得到保证——这条信息只有我们双方知道。

如果你每来到一个城邦,便把海图拿出来卖一次,那我们就亏大啦!”

如果海图是真的,别说1000个无垢者和5000太监学徒,两万个无垢者来换都值。

——只需找到一柄瓦雷利亚钢剑便能回本。

“善主大人考虑得非常周全,我以七国女王与坦格利安家族的荣誉发誓,绝对不会再次售卖海图。”

格拉兹旦瞥了笑意盈盈的攸伦一眼,郑重点头道:“成交!”

其他人重复着珍珠流苏格拉兹旦的话,“成交!”

“成交!”

......

一共八个成交。

离开前,克拉兹尼?莫?纳克罗兹指着弥桑黛道:“这个聪明的小奴隶属于你了,她会教导无垢者学会你们的语言。”

弥桑黛对丹妮翻译道:“女王殿下,善主大人把小人送给您了。”

“好吧,你是我的人了,跟我回去吧。”丹妮点点头,就要告辞离开。

“等一等。”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惩罚广场(求订阅) 主目录 下一章 斗兽场里的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