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收获一只小黑妹 主目录 下一章 贱表子

第95章 斗兽场里的禽兽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20-02-07

“等一等......”丹妮正准备带着小弟们离开时,珍珠流苏的格拉兹旦伸手叫住了她,“今日完成这单大生意,我们很开心,将在大竞技场举行一场庆典,龙之母一起过来吧,阿斯塔波人会为您献上最精彩的节目。”

“现在吗?”丹妮问。

“大竞技场就在我的金字塔后方,也是我的产业。我们现在下去,便可以立即开始观看决斗比赛。”格拉兹旦骄傲道。

丹妮内心其实是不想去的,不用想便知道奴隶决斗有多么血腥、残忍,但主人已经主动邀请,她拒绝会显得很另类。

——奴隶贸易中,每一位参与者都有罪。

但就像电影中的面粉交易,卖家让你尝一点,你却说我从来不用这个,估计生意很难再谈下去,所以警察叔叔卧底时也会随传统。

“好吧。”丹妮点头答应下来。

立即有仆人快步走到顶层花园,举着一面红色旗子用力摇晃,善主们在没有停留,在仆役的搀扶下坐上抬轿,从后门下金字塔。

丹妮没轿子,善主也没说为她准备一顶轿子。

她与乔拉、白胡子等人跟着善主一步步走下石阶。

下金字塔的过程中,丹妮越发佩服吉斯人设计之巧妙,别的不说,就进出金字塔的阶梯便有好几套系统。

金字塔四个面皆有可供攀援的阶梯,而在内部也有一套环形升降的石梯,内部的阶梯不仅连接塔内所有房间,还与四面外部阶梯的入口相连。

同样的,由于呈环形,内部阶梯远比外部阶梯更加平缓,坐在轿子上下楼梯,几乎与平地长没多大区别。

沿着环形阶梯下去的时候,丹妮路过宽敞明亮的石头房子,里面有几个白发白须的老学者,正在给格拉兹旦的孩子上课。

她还闻到石头厨房内香气四溢,厨师的吆喝声在善主到了时戛然而止;忙碌的纺织女工瞥见门外的善主队伍,停下手头工作,跪地磕头;酒窖、奴隶训练室......

善主每次上下金字塔,便相当于一次国王巡视领地的过程。

他们就这样统治着自己的小王国一年又一年,如今都已经五千多年啦!

也许他们的统治还会继续下去,一万年,十万年,也许......

如格拉兹旦所言,大竞技场就在他家金字塔后方,阿斯塔波城门、惩罚广场、大金字塔、竞技场在一条中轴线上。

宏伟金字塔高耸云端,巨大的竞技场却挖在地面之下,一个碗口那样的深坑,周围一圈圈红砖铺就的观众席。

金字塔与竞技场主席台之间有一条隐藏在地下的石道,很宽敞,足够一头大象通过,石道两边建有带着铁栅栏的石屋,里面住着奴隶、角斗士、狮子、巨像、狼群等决斗用的“消耗品”。

“哈哈哈,等我找阴影祭祀把龙孵出来,便在这儿修建一座龙穴。”前方的善主大人们完全无视了后面的丹妮等人,直接大笑着畅想未来。

“火龙吃人一定很精彩。”另一个善主附和道。

“咳咳,就算孵出龙,可你们想过怎样控制它了吗?”攸伦诡异一笑,用瓦雷利亚语朗声说道。

“不作死就不会死,作死一定会死,不怕死你便继续作。”丹妮用磨牙般的声音低低说。

前方的善主距离有点远,既没听到她的话,又没见到她嘴唇开阖的动作,但攸伦的话却清晰传入前方通道,善主们的谈笑声倏忽停下。

他们相互使了个眼色后,由“老朋友”克拉兹尼开口问道:“攸伦爵士,你想说什么?”

感受到顶在后腰上的锋锐,攸伦摸摸鼻子,痞笑道:“我想告诉各位,尽早去瓦雷利亚废墟一趟,那里有控制巨龙的秘术,还有无数的龙蛋。如果有可能,咱们可以合作一把。”

“攸伦,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丹妮大声呵斥,强行终止了这个话题。

等善主们回过头,继续向前走,丹妮隐晦摆摆手,让阿戈收回抵在攸伦后腰上的亚拉克弯刀。

攸伦伸手向后摸了摸,发现指尖染上些许殷红,笑道:“陛下,明天我便是自由人了。”

“那也是明天的事,今天,此刻,你给我老实点。”丹妮淡淡道。

“呼哈呼哈呼哈......”

耀眼的天光从出口处射入地道,伴随而来的是山呼海啸般的“呼哈”声。

就在善主与丹妮下金字塔走过来的半个小时,竞技场已经坐满黑红直立头发的吉斯人。

与现代的篮球场足球场相比,这个大竞技场地并不算太大,丹妮估算了下,应该不超过3000名观众。

下方决斗场为50米直径的圆形泥土地,其中心正站着一位雄壮的肌肉男。

他只在腰间缠了一块白布,一边挥舞手臂,一边大声“呼哈”,现场的气氛已经被烘托到最高点。

八名善主有固定的位子,坐在主席台最高处。

丹妮虽是贵客,却也只在矮一层的红砖阶梯上分到一个木椅坐席,攸伦坐她旁边,乔拉、白胡子等人连座位都没有。

“吉斯人真傲慢!”乔拉在丹妮身后抱怨说,“我们不该来这儿。”

“主人家邀请,客人怎好拒绝?”丹妮叹口气,安抚他道:“既来之则安之,快中午了,决斗比赛很快就会结束。”

“不会很快结束的,主人,”弥桑黛说,“善主们会在角斗场吃午饭,甚至晚饭,很多时候都要决斗到天黑的。”

“唉,咱们的确不该过来。”丹妮愣了愣,叹道。

突然间,喧闹的“呼哈”声消失,角斗场安静下来,就见肌肉男退入甬道,一名黄色托卡长袍的中年汉子从甬道走出来,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奴隶。

奴隶手脚麻利地在斗场中心钉了三个木头十字架,然后三个四五岁大的懵懂女孩被绑在十字架上。

又过来三个奴隶,各提一个大陶罐,将里面粘稠的液体对着三个女孩兜头倒下。

两个白人女孩呜呜哭起来,那个红铜色皮肤的马人女孩只愣了一瞬间,便张开缺了几颗牙的嘴巴,贪婪吮吸流淌到唇边的褐色液体,脸上洋溢着满足与快乐的神情。

没一会儿,一股甜腻、腥臭、腥甜的混合气味向丹妮这边扑来。

“给位伟大的鹰身女妖之子,今天的开胃菜是‘饿熊之爱’。三个奴隶身上分别淋上蜂蜜,新鲜的人血,腐烂的鱼虾,然后由我们的巨熊布鲁托挑选最喜爱的食物。你们说,饿熊先生会最先选择那一个呢?”

主持人向对面的兽栏猛一挥手,一边向甬道后退,一边大声吆喝:“现在,有请我们饿了10天的巨熊,布鲁托二十八世!”

“吼!”如实质的音波扩散全场,让正欢呼的吉斯人都安静下来。

铁栅栏刚吊起一半,三米高的大黑熊便急不可耐地从缝隙中钻了出来,巨大的力量让手臂粗的钢铁栅栏都微微变形。

“咚咚咚......”巨熊四肢着地,竟奔跑如飞,在泥土地面带起一溜儿红色烟尘。

它几乎一瞬间的犹豫也没有,径直奔向那个还伸长舌头舔舐蜂蜜的马人女孩。

“咔嚓!”

巨熊嘴巴有脸盆大,好似咬断一节甘蔗,汁水从毛茸茸的嘴巴边滴落......

“呕!”丹妮蹲在地上,呕吐物、鼻涕、泪水一齐往外喷。

“嘿嘿嘿,这个维斯特洛婊子被吓到了。”克拉兹尼笑嘻嘻对身边善主说。

“卡丽熙,您没事吧?”马人侍女扶住丹妮问,乔拉、白胡子也紧张看向她。

“没......没事......”丹妮没起身,蹲在地上闷闷地说。

攸伦津津有味看着巨熊啃完三节甘蔗,笑嘻嘻对格拉兹旦说:“善主大人,这个节目虽然精彩却不够刺激。

我其实也蛮喜欢看决斗士比赛,航海途中很寂寞,我便用鲜血招来一群鲨鱼,再把同样数量的水手丢入大海,每人一柄弯刀,一件被鲜血浸泡的衣服......啧啧啧,那才叫过瘾。”

“嘶——”珍珠流苏的格拉兹旦吸一口气,摸着肥厚的下巴品评道:“不错,不错,想想都刺激,都让我有了一种建立水上角斗场的想法。不过,你一直在大海上,一直这么玩下去,怕是水手不够用啊!”

“嗨,你忘记我的职业啦?”攸伦不在意地摆摆手,笑道:“对我们铁民来说,大海上所有的东西任由我们取用,财宝、女人、男人......只要强取过程中‘节约’一点,多少‘角斗士’找不到?”

“攸伦,你再开口说一句话,我立马让你下去亲自为大家来一场精彩的表演。”丹妮站起身,对着他结痂的脸就抽了一巴掌。

攸伦蓝色右眼中的慵懒笑意变为恶毒,丹妮冷冷看着他,“敢躲一下,敢反抗一下,我就剁掉你一只手。”

说完,她便在攸伦滴淌毒液的眼神下又“噼噼啪啪”抽了他七八个耳光。

手都打红了,攸伦脸上血痂破裂,有血水渗出。

整个过程中,善主们都在一边笑呵呵指指点点。

等丹妮发泄完情绪回到座位,克拉兹尼才笑着对满脸血污的攸伦说:“其实我们也有超刺激的节目,之前的‘饿熊之爱’只不过是开胃菜,接下来登场的是——”

“大狗熊与小女孩!”主持人的大喝声遮盖了善主大人的话,“接下来让我们看一看,巨熊布鲁托能否保住自己的名号,有请我们最最凶悍的贱表子——”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收获一只小黑妹 主目录 下一章 贱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