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斗兽场里的禽兽 主目录 下一章 再见魁晰(求订阅)

第96章 贱表子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20-02-07

“善主大人们管巨熊叫‘布鲁托’,狮子叫‘哈迪斯’,大象叫‘安琪拉’......上一头棕色巨熊为‘布鲁托二十七世’,它死在角斗士的长矛之下,由目前这只黑色巨熊继承布鲁托的名字,布鲁托二十八世。”弥桑黛小声向丹妮介绍道。

丹妮指着缓缓从甬道走出的的黑发小女孩,问:“她叫什么?干什么的?”

那个女孩与弥桑黛差不多大,不超过十岁,黑色齐耳短发,白人皮肤,五官普通,眯眯眼,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如贝沃斯的肚皮,有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浅色疤痕。

“她就叫‘贱表子’,格拉兹旦·莫·厄拉兹善主大人豢养的刺客,也是一名强大的角斗士。”弥桑黛说。

“贱表子?”丹妮喃喃低语,“那肥猪心倒是大,或者,对自己调教奴隶的技能信心十足?”

贱表子赤着脚,上身亚麻短衫,下摆被腰带束缚得紧紧的,一柄30cm长的短剑挂在腰带上,下身穿着一条蓬松的灯笼裤。

几句话的功夫,主持人已经退下,下方斗场开始上演一场绝对不相称的战斗。

贱表子似乎将全身力量由一只脚承受,另一脚足不沾地,微微悬在地面几厘米上方,单手握剑指着巨熊。

“水舞者!”乔拉低声惊呼。

三米高的黑毛巨熊完全没将那个比自己腿弯还矮的女孩放在眼中,三节“甘蔗”不能让它饥饿的肚皮得到满足,“开胃甜点”反而让它饥火更盛,只想再次进食甜美的“甘蔗”。

“吼!”巨熊张开血盆大口,如之前一样,一嘴巴咬下去。

但贱表子不是绑在木桩上的女孩,她不仅可以躲闪,而且动作极为迅敏。

丹妮几乎没看清她做了什么,但觉眼前一花,小女孩来到黑熊右侧,让巨熊啃了一嘴红泥巴。

嗯,泥土松软的地面都出现脸盆大的一个小坑。

接下来贱表子的动作丹妮终于看清楚了,好似轻巧的猫咪,她一步跳上巨熊右掌,沿着手背、手腕、小臂、上臂一路狂奔,犹如在平地上百米冲刺,狂风一般来到巨熊后脖,手中利剑猛地刺下去......

“不好!”刚看到贱表子奔跑的动作,白胡子便猜到她的想法,勃然色变道:“她人小力弱,短剑无法穿透后颈——”

整个过程太快,老人惊呼尚未脱口,剑已刺下,比白胡子猜想的结果更差,似乎卡住骨骼,细薄剑刃入肉并不深,而巨熊吃痛,怒吼一声,声音如炸雷震响,同一时间铁锅大的巨掌向后脖拍去。

“啊——”丹妮惊呼。

下一刻惊叫戛然而止,原本蹲在巨熊后脖的女孩好似一片树叶,被熊掌带来的狂风吹得飘落......不对,飘落的方向不对,女孩落在巨熊面庞正面。

从天而降短短一两秒钟,丹妮看到银芒连闪三下。

“嗷~~呜——”巨熊一只手捂着脸惨嚎,黑色血水濡湿熊掌后背的黑毛,另一只手发了疯一般四处挥舞,好似在击打一名看不见的敌人。

而此时女孩已经退开五六米远,如之前一样摆出水舞者起手式,一只脚踮起,用脚趾承受身体的重量,另一只脚落在身后,微微悬在地面几厘米之上。

“静动结合,静中有动,看似静立不动,她却处于水舞者的步伐之中,后发先至,找到对手破绽,一瞬间发出致命一击。”白胡子喃喃道:“我错了,这名小水舞者走一步看三步,她刺入巨熊后颈那一剑只用了六成力,而非认错部位,刺中骨骼。”

贱表子手中的短剑依旧指着癫狂的巨熊,但此时剑尖殷红,有鲜血滴落,在她与巨熊之间,还有一个拳头大的黑色鼻子,巨熊的鼻子。

“黑熊的视觉与嗅觉被废!好狠辣的手段,一瞬间,三剑皆命中要害,力量速度具备。”大熊骇然道。

“喂,贱表子!”格拉兹旦突然站起身,扶着围栏身子前倾,向斗场大喊:“贱表子,你还楞在那干什么?老爷们可不是来看狗熊嚎叫的,立刻去杀了它,或者被它撕碎。后面还有十几道节目等着登场呢!”

“贱表子,杀了它!”

“贱表子,杀了它!”

......

主持人拿着个铜皮喇叭大喊,渐渐的,三千观众从座位起身,跟着一齐叫喊,滚滚声浪好似催命的咒语,迫不及待地要将一名无辜孩童拉入地狱。

“畜生,畜生!”白胡子的白胡子都快气得翘起来,手中的硬木拐杖在红砖地面“嗒嗒嗒”急促跺动,显示出其内心极不平静。

乔拉也面色阴沉道:“女孩力量太小,即便一剑洞穿眼窝也很难杀死巨熊,而巨熊只需击中她一下......”

“善主大人,您的奴隶似乎已经胜利,决斗很精彩,不如我们看下一场吧?”丹妮对珍珠流苏的格拉兹旦柔声说道。

“那个维斯特洛表子是个心软的蠢货。”‘老朋友’克拉兹尼小声对身边善主笑道:“真正精彩的决斗才刚开始,她却说已经胜利?哈哈哈......”

胖奴隶主粗嘎的嗓门很洪亮,压低声音也能让周围人都听见,小翻译弥桑黛黑脸涨红,金色大眼睛里满是不知所措。

她不知该不该向自己的新主人翻译旧主人的不当言辞。

“鹰身女妖之子的传统:斗兽场未完成的决斗,绝对不能中途停止。”格拉兹旦严肃拒绝道。

说完他便向着主持人方向一抬手,主持人向周围吆喝一声。

“咔嚓咔嚓......”

观众席第一层离开出来一群弓弩手,他们在上方分散围住斗场,箭矢直指下方踟蹰不前的贱表子。

那女孩也注意到头顶多出来的弓弩手,明白善主大人对自己的谨慎非常不满了。

于是她踮脚轻盈地上前,绕到巨熊后臀刺了一剑,待疯狂的黑熊转身挥舞手臂,贱表子一矮身,从巨熊咯吱窝钻入过去。

来到黑熊正面,女孩佝偻着身子,轻轻踢了它肥厚的肚皮一脚,巨熊察觉敌人来到自己身前,张开双臂,好似饥渴的丈夫,猛地扑向身穿情趣内衣、还在床头向自己搔首弄姿的漂亮妻子......

“嗖——“女孩佝偻的身子弹簧一般弹起,整个人犹如拉圆的弓弦上的箭矢被突地放开,极速后退三米远。

“啊——”丹妮惊叫,女孩速度虽快却依旧在巨熊扑击范围内,下一刻她将被巨熊头颅压成一滩血泥。

但她猜错了,女孩闪电般后退的动作猛地停住,像跳芭蕾舞似的一个旋身,她来到巨熊肩膀位置——肩膀比脑袋矮,脑袋能砸到她,肩膀却刚好贴着她的衣服砸落在地。

“卡嘎——”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与巨熊凄厉嚎叫同时传入丹妮耳中。

再看向斗场,巨熊趴在地上,鲜血像拧开的水龙头一般,迅速染湿大片土地,贱表子面色惨白,脸上、额头上渗出豆大冷汗。

贱表子半蹲在巨熊前伸的手臂与脑袋间,右手弯曲不正常的锐角,卡在黑熊脖子之下。

女孩一声不发,只努力挣扎着从无意识抽搐的巨型身体间爬出来,三米高的黑熊趴在地上,嘴里“赫赫”有声,却再也无法站起来。

整个斗场死一般安静,实在是整个过程发生得太快,几乎来不及眨眼,“大熊与小女孩”的游戏便结束了。

“那头熊怎么死了?”

“是贱表子赢了?”

“她做了什么?”

......

慢慢的,斗场响起一片蜂吟般的讨论声,吉斯人激动得手舞足蹈。

“不简单......”白胡子神色郑重地看着那个一瘸一拐走向甬道的小女孩,缓缓说道:“我忽视了一点,她并非新手,经验丰富得让铁人也心生怜悯。”

乔拉苍白着脸点头认同,“她知道自己刺不穿黑熊的皮肉,只能借助黑熊自己的冲击力,将剑放在正对眉心的地面......她的右手说不定已经废了,骨头也不知碎了多少。”

“哈哈哈......”格拉兹旦得意大笑,向着攸伦问:“怎么样,够不够刺激?”

攸伦蓝色的眸子里惊骇未消,轻轻点头,并不说话。

“我就说吧,好戏还在后头,”胖奴隶主又对着丹妮说,“贱表子可不是一般人,狂暴的野牛都不知被她杀了多少,布鲁托二十八世也算死的不冤。”

丹妮心中一动,想到第一次与克拉兹尼见面时,他曾说,力量并不是最重要的,牛的力量够强,却被9岁的女孩轻易杀死......

看来他当时说的那个女孩便是贱表子了。

才9岁......

突然间,丹妮叹口气,觉得自己再也没资格大喊“谁敢比我惨”了。

世如烘炉,多少人在炼狱中挣扎,不缺你一个,也不多你一个。

之后的又进行了一场稍微正规的角斗士比赛,10vs10的团体赛,20名光着膀子的奴隶拿着刀剑互砍,血浆四溅,断肢乱飞,头颅咕噜噜在地上滚动。

喊杀声、哀嚎声不绝于耳,丹妮好似来到《群尸玩过界》的世界,恶心得想呕吐。

20人的混战之后,斗场红色泥土变成泥泞的湿地,被血液染湿。

丹妮心想,也许红色土地原本并非红色的,也是被血液浇灌成血色的。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斗兽场里的禽兽 主目录 下一章 再见魁晰(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