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成了龙妈
上一章 贱表子 主目录 下一章 离去

第97章 再见魁晰(求订阅)

作者: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20-02-07

下一场比赛在残尸被清理过后宣布开始,第一波出场的是一群架着战车的吉斯人,领头之人头戴夸张的古吉斯军团长礼仪头盔——马桶形青铜盔上插满五颜六色的羽毛,他的部下光着膀子,手执十多米长的黑鞭。

弥桑黛说他们是吉斯军团长鞭手,用手中长鞭管理帝国千千万万的奴隶。

随后一波人身穿华丽的烟黑色铠甲,不用小翻译解释,丹妮也猜到只是模仿瓦雷利亚龙王。

最后入场的吉斯人左手黄金盾,右手金灿灿短剑,头戴尖刺黄金盔,身穿金色无袖皮甲,黑色皮短裤,金色长筒靴,看着有点无垢者,但比无垢者更精致。

那些黄金人架着马车出来时,全场欢声雷动,连善主大人们也起身鞠躬行礼。

“他们是古吉斯黄金武士,军团最强战士,古吉斯帝国称霸大陆的根基......唉,假的,模仿的。”乔拉摆摆手,面露鄙夷之色,嘲讽道:“鹰身女妖之子们沉浸在旧帝国的光辉中不可自拔,却忘记吉斯帝国已经覆灭5000年了。”

丹妮却兴奋起来,激动道:“难道他们也要比武决斗?”

“对呀,你看......”乔拉指着斗场中心,三架马车靠在一起,车上几名吉斯战士正仪态庄重地相互递交金漆羊皮卷。

他说:“他们在模拟古吉斯帝国城邦战争前交换战书的仪式,等会就要开始战斗。”

“太好了,看吉斯人相互厮杀,比奴隶角斗更让我激动。”丹妮压低声音笑道。

最好所有吉斯人死光光,嗯,如果那八个善主亲自下场那便最好啦!

乔拉却嗤笑一声,“公主殿下,现在的奴隶主哪还有胆魄参加角斗?您看着吧。”

热烈的欢呼声中,三名吉斯“将军”高举羊皮卷轴,架着马车绕行斗场三圈,然后他们又依次从甬道退出。

另一边同时有三个闸笼“咯吱咯吱”打开,三群身披不同颜色披风的赤膊战士走了出来。

每一队大概50人,彩色披风代表吉斯军团长统领的长鞭手,黑色披风代表瓦雷利亚龙王,黄色披风代表吉斯军团最勇猛的黄金剑士。

然后150人用长矛、短剑、亚拉克弯刀、长鞭在狭窄的斗场忘我厮杀。

勇猛得一塌糊涂,完全不要命,好似自己的命和别人的命连一个铜板也不值。

比之前10vs10更残酷,之前干燥的土地完全成了一片泥沼,并非夸张,真成了雨后烂泥地。

下方演绎“真·限制级·血浆大片”,上方的吉斯观众热血上涌,似乎进入一种莫名的狂热状态:他们不是在看人厮杀,而是穿越5000年,成为古吉斯军团中的一员,横推瓦雷利亚自由堡垒,脚踩洛伊拿水巫师,安达尔骑士团在他们剑下哀嚎,300头巨龙横尸当场......

真是一场爽到爆的热血运动。

丹妮的烦躁的内心莫名冷静下来,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而虚幻,事情在真实地发生,她却以看电影故事的心态进入上帝视角。

“这里是地狱,咱们回去吧。”突然的,她站起身,对乔拉等人说道。

她注意到自己随从的表情,只有白胡子、乔拉面露不忍,弥桑黛脸色蜡白,贝沃斯与马人却看得津津有味。

连姬琪与伊丽也被气氛感染,激动得大喊大叫,脸颊晕红。

“的确该离开,这种地方压根就不该存在于世。”白胡子赞同道。

善主们对丹妮的离去不以为意,克拉兹尼还和另一位善主大声嘲笑她软弱愚笨。

斗兽场里的厮杀太血腥,中午奴隶主仆人送来的食物丹妮一口没吃,白胡子与乔拉也没吃,倒是贝沃斯,大快朵颐,与那些善主一样,下方的血浆片似乎成了佐料,让他们的胃口大开。

回到海船上时,已经接近傍晚,丹妮随便吃了点水果与白面包填饱肚子,洗了个澡,又喂三条龙吃完晚餐。

天色依然昏暗,她却回房间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丹妮辗转难眠,白天竞技场发生的事一幕幕在她脑海浮现,然后她又想到神色如岩石般坚硬的无垢者,甚至无垢者杀小狗、婴儿的场面也幻化在眼前。

最后,她又想到明天、后天将要做的事......

她不停翻身,动作太大,不知何时把身边的伊丽都吵醒了。

嗯,马人侍女今天看了场大戏,心满意足,酒足饭饱,刚躺到床上便起了细微的“呼噜”声。

“卡丽熙,你睡不着?”她问。

黑暗中,丹妮轻轻“嗯”的一声。

片刻后,马人侍女迟疑着将手伸过来,问:“需要我帮忙吗?”

“帮什么?”丹妮疑惑。

“我向多莉亚学习了技巧,可以取悦您。”她一边说,一边把带着薄茧的小手伸入丹妮被窝。

愣了愣,丹妮才反应过来,红着脸侧身躲开,说道:“哎,不是这个,我在想斗兽场发生的事。”

卓戈的血盟卫死了,其他马人不敢去触碰丹妮的侍女,那三女久旷之下反而有点不习惯起来,有时候丹妮就看到多莉亚与她们......

“喔,斗兽场怎么了?”伊丽声音平淡,没有被拒绝的尴尬与羞涩,似乎她刚才在询问“卡丽熙,你要不要喝水”。

丹妮一边在心中吐槽马人豪放,一边说道:“人该有底线,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是人类区别与野兽的特质,善良、怜悯便是人类最美好品格之一。但我今天发现,太多人完全不像人。”

顿了顿,伊丽才轻声说道:“我不知道父亲是谁,可我有母亲与兄弟,他们全部死在卓戈卡奥的咆哮武士弯刀之下,但成为您的侍女后,我便完全将自己当成您的人。

在我心中,这便是世界运行的规律,我们都这样过来的,不知道怎样才能更美好。”

伊丽、姬琪、魁洛、卡拉洛四个并非卓戈卡拉萨的人,他们的卡拉萨被卓戈摧毁后,成为卓戈卡奥的半奴隶——地位高于奴隶低于卡拉萨的正式部民。

后来丹妮莉丝嫁给卓戈,四人加入她的小卡斯,方才获得卓戈卡拉萨的“户口”。

“我知道什么样的世界更美好,我也打算改变现在的世界。”丹妮说道。

“我相信你,卡丽熙,您是龙之母,不焚者,马神庇佑的奇迹之人。”伊丽握着她的手说道。

之后两人便没有了言语,又过去不到三分钟,马人侍女鼻息再次粗重起来。

丹妮瞪大双眼,看着黑洞洞的天花板,耳边传来木头船身微弱的吱嘎声,海浪击打船壳声,头顶的甲板有脚步声……

寂静中,她突然听到第三个人呼吸的声音,心中一惊,她半坐起身,看着黑暗之处,小声呼喊:“多莉亚?姬琪?”

“她们睡着了,”一个女人说,“都睡了。”

声音距离床榻非常近,几乎站在床边低头看着丹妮。

“shit,魁晰?”丹妮听出声音主人的身份,惊骇道:“你怎么也来阿斯塔波了?我的护卫呢,他们没拦你?”

“是我。”魁晰似乎又走进几步,丹妮隐约能看到黑暗中有个极其模糊影子。

“今天下午,我在冥想的时候,再次预见到有改变世界的大事要发生,我看到你的身影矗立在血与火中,脚下一片尸山血海。”魁晰淡淡道。

丹妮面色一变,颤声问:“你知道了什么?”

这个世界的预言术真特么可恶,老娘心中还只模模糊糊一个念头,你便被触动了?(ps)

“我什么也不知道,感到很不解,所以.....你能告诉我吗?”

魁晰的话让她大大松了一口气。

“我连基本的冥想法都不会,哪里懂什么预言?”她说道。

黑暗中,丹妮感觉魁晰正在打量自己,当她准备再次询问如何突破守卫防御的时候,魁晰说话了。

“丹妮莉丝,你要记住:要去北方,你必须南行。要达西境,你必须往东。若要前进,你必须后退。若要光明,你必须通过阴影。”

越往后声音越弱,最后一句几乎低不可闻。

丹妮心中一动,呼叫:“大黑,点灯。”

角落传来一阵锁链拖动的响声,黑龙自沉睡中缓缓醒来,暗红的眼珠像两颗夜明珠,“嘶——”

大黑嘴巴微微张开,喷出一条细长的火焰,房间内的黑暗立即被火光驱散,丹妮四望一群,却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门关着,插栓牢牢扣住,但房内完全没有那个带红漆面具女人的踪迹。

密室杀人案?

喔,不对,密室偷窃,密室闯入闯出?

魁晰怎么进来的?怎么离开的?

“偶买噶!”丹妮突然一拍脑门,低声叫道:“该死,八成是玻璃蜡烛!”

科学的方法无法解释便只能是魔法,玻璃蜡烛似乎有跨界沟通、投影的效果。

即便不是玻璃蜡烛也是类似的巫术。

为了验证想法,丹妮掀开毛毯,披了件衣服开门出去看了看,多莉亚与姬琪支了个矮榻睡在外间,走廊上,顶层甲板上还有四五个马人战士在来回巡视。

丹妮还看到白胡子在船舱入口放了个睡袋,听到脚步声,老人立即惊醒。

“公主殿下?”白胡子坐起身问。

“是我,你可看到魁晰?”丹妮问。

“没人进来,我能从脚步声中听出陌生人身份。”老人确定道。

丹妮的卧室原是格罗莱将船长室,位于第三层船舱最里间,进出只有一条道,而白胡子就睡在道边。

“唉,魁晰来找过我了。”丹妮叹息道。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贱表子 主目录 下一章 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