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仙侠小说 > 无限大复苏
上一章 生路 主目录 下一章 莽夫一往无前

第八章 团灭袭击

作者:仙人喝可乐 更新时间:2020-10-19 06:23:16

孟浪三人伏在地上,巨大的气浪让他们的身体不断被推后。

无数的小石块如同大雨滂沱一般击打在他们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巨大的疼痛感如同感受着一种最痛苦的刑法。

他们也只能抱着后脑勺,咬着牙坚持着。

也就是一小会,那恐怖的气浪已经平息,只留下漫天的烟尘正在缓缓下坠。

三人陆续起身,他们背后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如同几块布条挂在上面,露出的皮肤上都是青紫色的肿块,甚至皮肉绽开,鲜血四流。

“程琳呢?”

“不知道啊,气浪冲击的太快,都没有瞥见她被冲到哪里去了。”

孟浪等人第一时间寻找着消失的程琳,但是由于视线受阻,一时间竟然无法找到。

“胖哥你陪着蓝语歌,万一他遇袭也有个照顾,我们赶紧分散找人。”

孟浪咬咬牙忍住背上的疼痛,不由有点怀疑程琳已经身亡,毕竟在如此深沉的睡眠下,根本无法抵抗石块对大脑的袭击。

哪怕是炼气后期的修炼者,其大脑也没有办法在无意识情况下扛住由高空落下的石块。

更何况是不断的袭击。

孟浪脑中模拟着爆炸气浪的冲击方向,向一个程琳可能存在的大概方向走去。

一定要,活下来啊!

在黑夜里,漆黑的街道上,程琳正在漫无目的的行走。

她没有思考过自己是如何来到这个地方的,她只是觉得内心无比的惶恐。

诺大的街道空无一人,无数的房屋里也一盏灯亮着,就好像她是来到了一所死城。

走路,慢慢地变成了小跑。

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她就一直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好像有一个很恐怖的东西正在盯着她。

她小跑着,三步一回头。

可窥视的感觉没有变淡,反而更加强烈。

走到拐角,前方的路灯是亮着的。

她好像看到了希望一般,连忙向路灯下跑去。

可还没来的及跑过去,路灯的灯柱下就走出一个半透明的身体,他血红的双眸正死死的盯住她。

“接下来,轮到你了!”

透明人没有嘴,却仿佛露出了最邪恶的笑容。

程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害怕,转身就跑。

而透明人的声音还在她四周环绕。

漆黑的街道,她跑了很远很远,一直没有力气后,看了眼身后的透明人没有追来,才靠在墙上大口喘气。

警惕的她,不仅注意着四周的方向,还抬头注视四周的楼顶和窗户,防止透明人追来却没发现。

突然她发现,天上挂着的是两个血红色的月亮。

血红色的圆形满月,正在缓缓变大,就好像月亮要掉了下来。

程琳吓出一身冷汗,她明白了,这不是月亮,是透明人的血红色的双眼。

“接下来,轮到你了!”

一声磅礴而诡异的声音,笼罩了程琳的四周。

大地震动起来,好像有无形的双手把两边的高楼推倒,程琳被无数的建筑碎片砸倒。

一点一点的建筑碎片打在她的背部。

剧烈的疼痛挑战着她的忍耐极限,最后在连续的撞击下。

世界,安静了下来。

……

程琳睁开了眼,漫天的黄沙遮住了阳光,感受着背部的疼痛感她觉得骨头一定断了几根。

她正想翻身站起,却突然掉入一个地面的裂缝,坠落感让她彻底清醒,她一只手抓住地面,随后艰难的爬了回去,躺在地上。

烟尘渐渐淡了下来,她却发现她站不起来了,由于在无意识下接受小石块的打击,身体的抵抗能力大大降低,很多地方都已经收到严重的砸伤,骨头也有些移位。

远处传来一声马叫,程琳看到一匹马从远处的烟尘里跑了过来,许是受到了惊吓,看到这边是一个悬崖后直接一个甩尾跑向了另外一边。

可程琳却看到马的身后一根绳圈甩了过来。

不大的绳圈很准的套在程琳的头上,随着马一跑动,绳圈受力收缩

这马竟然直接就拖着程琳跑了起来。

“额…”程琳双手不停的拉着手中的绳子,妄图解开绳圈,可身体迅速和地下石块摩擦,如同刀子般一刀又一刀的切割疼痛感,却让她没有办法使用上力气。

血迹,拖了一路。

程琳的眼睛瞪大,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这时,一个身影疾跑而来,抓住了套住程琳脖子的绳子。

“喂,坚持住啊!”来的正是孟浪。

孟浪抓住绳子,身体也一起被拖着滑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

孟浪一声声大吼,脸都被憋的涨红,而马奔跑的速度却是减缓停了下来,最后被他硬生生拉停。

孟浪这个时候才从腿部掏出一把军用匕首,一把割断了绳子。

“得救了。”程琳经历一系列的冲击,这个时候终于昏厥了过去。

“呼…”孟浪喘口气,刚刚听到马蹄声就感觉到不妙,立马就赶了过来,还好把人给救下了。

一小会,蓝语歌和白胖子就赶了过来,看着那拖了一路的血迹,不禁有点恐慌。

“程琳也死了?”

孟浪摆手道:“还没呢,不过也差不多了,阎罗王的殿门口都快到了哦。”

孟浪接过白胖子备好的医疗箱,给程琳做着简单的处理。

他又指着远处的马:“倒是真的差点给这畜牲玩死了。”

白胖子看了看远处的马,走了过去牵着马绳,把暴走的马安抚了下来。

“你们瞧,这还是日不落纯血马,短跑赛第一的马种,好马啊。”

“没想到你知识面这么广。”蓝语歌略微有点惊讶。

“好说好说。”白胖子把马拉了回来。

程琳的伤势得到简单的处理,再喂她吃下一颗止痛药后,程琳面上紧皱的眉头也舒缓了一些。

孟浪看着马儿映照在地面上的影子咧开了嘴,一股不安涌上心头。

“嘭……”

这时,刚刚坠毁的太空飞船又发生二次爆炸,爆炸没有第一次那么强大,却直接惊吓了白胖子手中牵着的马。

只见受惊的日不落纯血马发出一声长鸣,前腿立在地面上,后腿高抬双腿,一个用出全力的后踢腿就要踢在没有反应过来的蓝语歌头上。

孟浪飞快的冲了过去,抢在蓝语歌被踢死之前用力撞击在马背上,纯血马在强力撞击下倒在地上。

孟浪的右手还拿着刀,迅速抹了马的脖子,纯血马挣扎了一会后也没了声息。

“这…我也不知道这马还会踢人…”白胖子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头低了下去。

“没事了,一切都是注定的,现在最应该庆幸的是,我还活着。”蓝语歌倒是看的很开。

“不过接下来…”蓝语歌看向站起身来的孟浪,面色沉重道:

“下一个,要轮到你了!”

孟浪无所谓的用碎布片擦干净匕首,他笑着说:“没事,我可是等了很久了呢。”

几人简单收拾一番,很快就离开了。

返航的太空飞船坠落,这里很快就会很热闹起来吧。

不过他们并没有走的很远,只是躲到五公里外的十来米高的小山顶上,用铲子迅速挖出了一个十平方的山洞。

为了避免一些蛇虫鼠兽,不仅是洞口,连整个小山周围都撒满了药粉。

毕竟别人住野外可能只是碰到一点小虫小蛇的,到他们这里可不一定。

说不定是动不动就是铺天盖地的份量呢。

此刻已经是下午时分。几人都正在养伤。

程琳中途醒了过来,她虽然很感激孟浪的相救,但是她也没开口说些什么。

一切自在不言中。

而且更重要的是如何帮助孟浪度过危机。

经历了这么多次的袭击,其实每一个人都很紧张。

最大的恐惧不是袭击,而是袭击之前的等待,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死神会在什么时候去发动怎样的袭击,你也不知道该怎么躲避。

你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死亡,等待头上的这一把利刃砍下来,带上你最美味的恐惧,给屠夫挥刀时一边细细品尝。

李鑫就是这样被吓疯了才入的魔的。

但下一个受害者孟浪反而是四人中最冷静的那种,甚至还有点想吃火锅。

大家一直等到晚上,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但是每个人都知道最恐怖的袭击要来了。

众人围在一起吃着烤鸡。

白胖子空闲的时候去周围找点吃的,也不知道谁放养的山鸡给他抓着了。

作为一个在福利院经常去厨房偷吃的人,一手好厨艺也是必不可少。

除了程琳因为受伤较重没有食欲,只吃了一点。其他人都吃了不少。

“胖哥,味道不错啊!”

孟浪吃干净手中的鸡腿。

“必须的,要不是材料限制,我能给你整出大厨级别的烤鸡。”

“有点吹了啊。”

白胖子看有人质疑他的厨艺,站起来后有点激动,恨不得跟对方说个一晚上的当年勇事。

蓝语歌刷着手机,看到一条令他重视的新闻直播。

“qz12345航班飞机出现故障,于本市上空环绕多圈后仍不具备迫降条件,只得冲向无人区坠毁…”

蓝语歌立马给其他人看了这条新闻。

白胖子张大了嘴巴“你们说这飞机不会是来撞我们的吧,我们不在航线上的呀。”

没人说话,但事实不是明摆着的嘛。

孟浪玩味的笑了:“也许你们现在跑还来得及。”

说实话,有点令人心动,离午夜十二点只剩下短短几个小时,也许现在逃出去说不定就能通关这个团灭级别的睡前故事了。

“别开玩笑了,既然我们已经看到了死神的袭击预告,那么袭击也就要来了。”蓝语歌走出山洞,看向夜空。

在黑夜中,一架航空飞机正在直直地朝着这个地方冲了下来。

甚至已经离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多远了,根本没有人可以逃出爆炸范围,哪怕是能够爆发十倍常人速度的魔化李鑫。

孟浪走出山洞,看着那坠落而来的航空飞机…

邪邪一笑!

月光下,一把冒着寒光的军用匕首插入了孟浪胸口。

孟浪嘴角溢出鲜血,对着天空大吼,宛如疯魔:

“来啊,怼我啊!”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生路 主目录 下一章 莽夫一往无前